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SPN同人】房东是魔王大人(5)

魔王为了征服世界而建造的公寓里住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OOC总是会有的。

别相信一见钟情。

所以说没有第四季第五季的铺垫和容器之间的羁绊,感情发展就像上世纪的绿皮火车一样缓慢。



怪物们总是能先发制人,Dean觉得自己可以胜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Sam则开始和魔鬼讨价还价。



车子发动的引擎声令年轻的猎人有些不安,身边对汽车几乎一窍不通的车主人反而无比平静,他将双手交叉在胸前,身体紧密地贴在皮质车座上,车座被做了些微调整,看来除了会开车门外他还知道怎么让自己更舒适。

直到这时Sam才想起被他遗忘在角落的理智,意识到现状后,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微微颤了颤,前面是个转弯口,幸亏车速并不快,不然他就要带着身边的家伙一起撞上路边的树干了。

天呐,在发出不知道第几次感叹后,Sam只想抓起十几分钟前的自己狠狠揍一顿,他表现得比初中时期的Dean还要Dean,他甚至怀疑自己被Dean那邪恶的尬语属性附身了。

那绝对不是他。

对,绝对不是。

肩上忽的一沉,Sam下意识地耸起肩膀,然而他做不到,从踩下油门开始他就维持着僵硬的姿态,此时肩上不重不浅的力道反而让他放松了下来,他稍稍斜过眼看向副驾驶座,那个人也正看着他,他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总是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就好像他能读懂自己的心思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异却也令人很舒心,正如语言从来不是用来表达宽慰喜爱这些情感的,很多时候,它只是用来因为人们需要所以才存在,它甚至没有一个饱含情感的眼神或肢体接触来得有用。

Sam呼了一口气,前面是一个岔路口,他偏过头问道:“你要去哪里?”

身边的人思索了会,抬手指了指其中一条路,Sam有些庆幸自己抓住了他的动作,这个人也许没有司机开车时不能到处乱看的常识,Sam轻轻转动方向盘,而后车子顺着手指的方向驶去。


Dean犹豫了会,决定去稍微远一些的银行。作为信用卡欺诈的老手,仿造一张银行卡对Dean而言并非难事,但总归还是小心点好,这是他们的公寓负责人的银行账户,他也并非一定要从里面取钱,他可以只看一眼——偶尔关心一下别人的银行存款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他得在Sam回来之前做完这些事,他的兄弟从来都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支持他。

他把银行卡放入自动取款机,机子很快就跳转到了操作界面,手指匆匆掠过几个按钮,最后停在了取款键上。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自动取款机说道。

英勇无畏的猎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往后一缩,而后他看见鬼魂从自动取款机里走了出来。Dean发出了一声劫后余生般的叹息:“你就非要吓我一跳吗?”

“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这么做。”鬼魂如实回答。

这也是他的兄弟会和他说的话。

Dean险些错以为Sam就在他附近盯着他,更何况他不应该惧怕他的兄弟,Dean有时候很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位只吃蔬菜沙拉的弟弟能长到那个高度,脱掉衣服后他就像一个生活在北美的原始野人,他们真应该抽空去做个血缘鉴定。

“我只是看一眼。”

Dean淡然地穿过鬼魂的身体,转而按下了界面上的查询余额,画面跳转,很快一串数字出现在他的眼前。

Dean几乎僵在了原地,几乎,他的视线钉在自动取款机的屏幕上,在他数清那些零的个数后,这位信用卡欺诈老手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我的上帝啊,你确定你偷来的不是川普的银行账户?”


车子里流窜着沉闷的气氛,按平时,他的兄弟一定早就打开电台听起了Dean式汽车必听摇滚乐。Sam忽然有些怀念他哥哥的英帕拉,如果Dean稍微慷慨一些,他就不用忍受如今尴尬的情况,当然,这不是埋怨,他还是很感谢这位愿意借他车子的人。

但是不论他怎么回想,也很难将初次见面联系到这个结局。太诡异了。车载空调静静运转着,副驾驶座的男人有意无意地用手指敲打着他的手肘,饶有趣味的目光停留在Sam的脸侧,也许正如那位猎人所想的那样,他正在读取他的记忆。

“就是这里。”

男人向前倾了倾,随着他小幅度的动作与缓缓道出的话语,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Sam转头看去,惊愕地发现他们来到了长途汽车站,这片地方除他们公寓外他最熟悉的所在,两次与怪物有关的谋杀的发生地,如今他又回来了。

在Sam发愣的时间里,男人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仿佛听到了一句“这辆车是你的了”,紧接着是车门关上的声音,他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这句话,如此慷慨又如此随意,还有那种自以为是般的傲慢,让他回想起一个称谓——

撒旦。

四肢的血液瞬时冻结了,寒意涌向心脏,几乎让他忘记呼吸,Sam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告诉自己撒旦不过是圣经里虚构的角色,他就像从尾巴处喷出七色彩虹的独角兽一样不真实。

也许这个人只是去附近见一个朋友,这只是个巧合,该死的巧合,最近的巧合简直多到不像话。不安随着自我慰藉不断扩大,接着Sam就看见男人的步伐在当初变形怪惨死的所在顿了顿,然后他的脚尖一转往森林方向走去。

Sam非常清楚那条路,他的心跳几乎要与他的身影一同起伏,待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出了车子,追上了那个男人。

“嘿。”

他喊住了他,轻轻喘着气。

男人转过头,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个高个子。

“你不能去那里。”Sam仓促道,大脑快速运转着,试图找出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借口,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作出最好的反应,他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应该看了最近的新闻,有人在这附近看到了野兽,还有个可怜的家伙被撕成了碎片。”他的目光不住地瞟向车站里先前残留着血液的地方,然后他想起了他们烧掉吸血鬼的所在,“你一个人去森林实在太危险了。”

男人好似没有理解他的话,面上的表情空白得直接,更或许是他不想花费这个精力去思索,他有他的想法。

“所以……?”

他拉长了音调。

Sam不确定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强行接下了这句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一些,互相照应什么的,就当是谢谢你借给我车子……这花不了多少时间。”强调似的他补上了最后一句话,把他送到目的地他就回去,他想,至于狼人,他觉得它可以多等他们一些时间。他们已经花了比往常更多的时间在这个案子上,不差那么十几分钟。

男人好似确认般重复了一遍Sam的话:“确实不需要多少时间,如果你想过来,当然可以。”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邀请,带着一丝诡异的认真。

Sam没有注意到游走其中的情感,他的心思全在他们当初杀掉的吸血鬼身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执着于那只吸血鬼,也许这只是所有非正常事件的集合点,一个大大的红色按钮,他很在意那栋公寓、他们的邻居、狼人和变形者还有眼前这个人。

视线碰撞在一起,然后他看到他在微笑,里面包含的情感甚至让他觉得超出了自己应有的认知。


Dean再次把视线落在了存款余额上面,光是那些零头就足够让他们过上好几辈子放浪形骸的生活。

他不确定自己打得比方是否正确,但当他看到这些数字的时候,有一瞬间,仅仅一瞬间,他有想要放弃他们现在的工作——就这样取出一小部分钱,然后跑到一个没有怪物的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该死的!

经验丰富的猎人暗暗骂道,他什么时候也被Sam那股消极的情绪影响了。

Dean把自动取款机调回到主界面,目光从一侧扫到另一侧,然后再也不能从取款键上转移开来,他好似自问自答地说道:“如果我只取一点点,Crowley应该不会发现。”就像从大海里顺走一滴海水,海平面不会因此而降低。

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Dean没有得到期望中的回复,他也没有期望得到一个肯定的回复,但此刻那个聒噪的鬼魂,安静得像是看到了小丑的Sam Winchester。

他转过头,鬼魂还在原先的位置,瞳孔放大着,一动不动地盯着玻璃的另一侧,街道的对面,商店的门口。

有些事不对劲。

Dean顺着鬼魂的目光望去,马路对面,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正死死地盯着他们的所在,猎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腰后的手枪。

“你的前男友?”

他试图用打趣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鬼魂终于回过神,她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Dean,然后用一种略带绝望的语气说道:“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那个狼人。”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Sam一边用手挥开扑面而来的树枝,一边问道,男人走在他的前面,他只要微微低下头就能躲开那些枝丫,这让Sam觉得很不公平,很多人都羡慕他的身高,那是他们没有设身处地为他去思考。

男人接到问题,喉间发出一声闷闷的低吟。Sam眼尖地看到他的一缕金发被一道树叉勾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挑起那根树叉,发丝自然而然地回到了应该待的地方,他突然很想知道把手掌覆在他的头发上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Sam Winchester,坚信心口一致,言出必行,遇到挫折时总是能另辟蹊径,于是他捻起一片叶子,握在手心里,然后松开拳头,手指自然而然地滑入了凌乱的发丝,金发柔顺地贴着他的掌心同他的指节缠绕在一起,触感传至大脑这让他感觉很好甚至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想,在对方转头前他收回了手,而后对上了一个莫名的眼神,他摆出无辜的表情,摊开双手展示出掌心的叶片,无视对方更加疑惑的目光,Sam淡然跨过了先前Dean折损了一只皮鞋的泥坑,顺理成章地,他走在了男人的前面。

这段路程明确地告诉了他这个人的目的地,Sam也愈加确信自己对此人身份的猜想,如果他是人的话,唯一遗憾的是,他身上只有一把枪,极其普通的枪,连鬼魂都杀不死。

真是有够糟糕的。

他想。

目前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占据主动权。

这很简单,他开口道:“所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当然,如果能顺便告诉我你的克星那就更好了。

前面就是吸血鬼的葬身之地,这只吸血鬼也是有够可怜的,明明都入土为安了,还要忍受别人三番五次的打扰。如果那是Dean,恐怕他早就愤愤地从土里钻出来,然后在旁边插上一根“闲人免进”的牌子了。

男人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他越过猎人,缓步踏上新土,他的皮鞋踩在新积累的落叶上,身躯以一种微不足道的角度弯曲着,好像只要这么做他就能看到埋在底下的东西似的。

他没有看着Sam,语气随意得就像在叙述人类的起源,他说,发出一声漫长到好似没有边际的感叹:“嗯,你们人类一般叫我‘万恶之源’。”

“撒旦。”

Sam想也没想。

他更没想到自己接受得如此之快,他应该反驳几句的,比如“你怎么证明你是撒旦”,“把翅膀露出来给我看看”……这实在太愚蠢了。

“万恶之源”回过头,脸上是极为明显的失望表情,他叹息道:“我可不是那条愚蠢的蛇。”

Sam怔了怔才想起他指的是引诱亚当和夏娃吃下苹果的那条蛇,说真的,他不觉得那条蛇和魔王有什么不同,这本来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而且他们都为人间带来的灾难。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魔王的语气中带了一丝难过,这让Sam觉得自己方才的想法伤害到了他,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对此感到愧疚。Sam赶紧甩掉了这个想法,察觉到猎人的内心,对方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玩味和讶异。

Sam尽量不让自己对上他的视线,虽然他很清楚无需目光接触他就能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这太诡异了,他不应该就这么相信他,但是他也没有必要骗他,与怪物们的长期相处使他对非人类的谎言十分敏感,而且他现在非常确信眼前这个魔鬼正在探听他的内心。

Sam忍不住皱起眉:“很抱歉伤害到了你脆弱的内心……话说,你能不能停止读取我的想法。”我的天呐,他居然在对一个魔鬼抱怨,他到底在说什么?

“不能。”无所不能的“万恶之源”拒绝了他,显然这是对猎人那句带有讥讽意味的话语的指责。

Sam忽略了魔鬼的不满——他意识到这个话题已经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但他还是坚持说道:“好吧,就算堕天前你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天使。”他摊开手,好的,现在他开始和魔鬼讨价还价了,真是太棒了,Sam,你的哥哥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魔鬼挑起眉,不出意外地他再次听到了Sam的想法,他颇为无奈地将双臂交叉在身前。

“事实上……”他开口。

Sam没来得及听到下一句话,紧接着,一股突如其来的冲击力把他撞飞出去。


Dean抽出背包里的大砍刀,他爱他的大砍刀仅次于他的床,看似随意地往地上一插,刀刃在距离狼人几毫米的地方轻轻晃了晃。

惊恐在狼人的眼中一闪而过,他原本可以直接杀死这只狼人,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不简单,按理说他不可能知道他们在调查他,更不可能追踪他来到这里。

所以,结果就很明显——

“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他提了提装了银子弹的手枪,在经过一番搏斗后,狼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Dean也受了点小伤,只有鬼魂是完好无损的。

狼人啐出一口血,轻慢地说道:“当然不止有我一个。”而后他笑了,目光放肆地看着猎人额角的血痕。

Sam!

Dean神色忽的一变,食指轻扣,沉闷的枪声响起,几乎同时,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甚至都没有去处理这具尸体,他匆匆收起武器然后朝自己的爱车奔去。




直到自己开始写同人文,弟弟这个角色才在我的脑海里鲜活起来,十分惭愧,最初觉得弟弟这个角色真的神烦,各种搞事情,结果现在对他爱得深沉。说来都是命。

Luci与弟弟的第一次肢体接触就是他把手搁在弟弟的肩膀上,私心想用这个动作作为他们认识的开端。(更加惭愧,看到十一季才觉得Luci这个角色很戳心,然后重新跑到第五季把剧情都看了一遍,我怀疑我的反射弧是去银河系绕了一圈。)

关于撒旦和Lucifer,有一次和朋友讨论基督教,我俩都比较认同撒旦是对一个系列魔鬼/恶魔总称的说法,Lucifer堕天以后被天堂剥夺了名字,因此天堂用“撒旦”称呼他,作为仅次于上帝的强者,这就像是一次大降级,所以个人认为以傲慢为原罪的Luci不太可能会喜欢“撒旦”这个称呼。

PS:Luci当年的性生活真的是很丰富啊。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