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我想要鸽一个鸽王。

【猎同】小心!你背后有人


有ooc,设定就是所有人物职业跟原著相反。




我蠢故我在




清晨的火车在隆隆声响中缓缓起步。
靠近郊区的火车站,天空澄彻,分外晴朗,一名青年独自坐在空旷的二等舱,单手撑着脸颊,微冷的风从窗户的细缝钻进来,吹得他黄褐色的发丝尽往脸颊的另一侧贴去。头发的主人似乎无心理会凌乱的发型。倒不是为了迎合如今的潮流指标才故作如此,只是这旅程实在太过漫长。

火车站比较偏僻,驶向的地方也是一个更为偏僻的城镇,几乎很少会有人在平时搭这班车,除了特定的节日。侠客由于特殊原因不得不到那个偏僻的地方处理一些事情,受团长的命令。

据信长的汇报,有两名偷窃惯犯在一个星期前突然向他们求助,没等问出求助内容。窝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那两个人揍成了重伤。在汇报中,信长强调他曾经尝试阻止过窝金的暴力行为——直到昨天,那两名惯犯才脱离生命危险。然后,在经过漫长的交流后,信长和窝金理清了事情的缘由——委托的内容似乎是寻找他们失踪的弟弟。
事情起因是一个月前,他们去当地一户大户人家实施偷窃,等他们像以前一样干完活回到约定的地方,却发现他们的弟弟不见了。原先以为弟弟只能拿他们开玩笑,过个七天半个月什么的,弟弟就会自己回来。结果一个月过去了,他们仍然没找到自己的弟弟。再加上某些原因不方便报警,他们这才想到求助幻影旅团。

这本来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那两个家伙很不幸,他们求助的是旅团里智商上不了台面的二人组……除此之外,其他团员都各有任务,为了旅团的对外形象,库洛洛派遣侠客去援助信长和窝金。

侠客本来并不同意,他们本来有更重要的案件要处理。相比之下,信长和窝金遇到的麻烦实在不足为提。当初侠客也有提出反对,但库洛洛一意孤行。身为团员有时候必须遵守团长的命令,无奈,侠客只好上路了。

“小心点。”

临走前,库洛洛冷漠的眼神仍然映在脑海中。漆黑的眼底没有为此产生一丝波动,如往常那样。侠客说不出是有点难过或是什么,但是听库洛洛那么严肃地对自己告别,心里还是怪怪的。

窗外满绿的景色逐渐被光秃秃的山景代替,无聊的旅程还要持续两个小时。侠客打开随时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旅团内部论坛每天都会有闲人在上面瞎逛,或者说,几乎全旅团的人都是闲人!眼下,世界和平,社会和谐,怎么可能天天都会有案件冒出来?

“特大新闻,芬克斯性感内裤照大曝光!”发帖人飞坦。

帖子下面贴了一张芬克斯泛着炭黑的背影,高大的身躯上还能看到衣服布料的残留,深色的内裤勉强遮在臀部位置,它的性命也岌岌可危。

“怎么只有背影,求正脸!@芬克斯 ”侠客。

“正脸+1”玛奇。

“正脸+1”库哔。

“正脸+1”剥落列夫。

“芬克斯最近胖了。”小滴。

“混蛋!@飞坦 你马上把帖子删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扭断你的头!@侠客 你不是出差去了吗?别有事没事就刷论坛,小心团长惩罚你!”匿名。

“大概是学校食堂的饭菜便宜又好吃的缘故吧。@小滴 你不要向芬克斯学习。”富兰克林。

“@芬克斯 你@匿名 我们也认得出来,不就是一张*照吗?当年流星街的时候大家又不是没见过。你还有没有男子汉气概了?还是不是男人了?”信长。

“@富兰克林 喂喂,不要向我学习是什么意思,我哪里不能被人学习了?”芬克斯。

“每天唆使别人逃学,哪里值得人学习了?”玛奇。

电脑屏幕的蓝光以及日光灯的白光相互交映,照亮了库洛洛白皙的脸庞,虽然是论坛的创始人,但是库洛洛不刷论坛,即使论坛里闹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他也只是隐身围观。偶尔懒得手机联系,他会利用论坛的私聊功能,毕竟,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带手机,却都能及时出现在热门帖子下面。

想想还是真是有些头痛呢。。

“团长,你在担心侠客?”派克诺坦端着一杯咖啡走到库洛洛身边,屏幕光映在咖啡螺旋纹表面。

“这种案件对他而言绰绰有余。”库洛洛淡淡地说道。

“临走前你不是这么说的。”派克放下咖啡,转身离去。

黑暗简直成了这间屋子的主色调,少了一个人,更加寂寥。

库洛洛瞑目沉寂,许久,他才睁开眼,论坛上团员们已经开始掐架,再过不久,掐架就会演变成约架,最后还是得由他亲自出马平息矛盾。侠客在的时候,都是他替自己去解决争端。他虽然也和其他团员一样打打闹闹,但毕竟是理智的。而现在,这个人早已被自己派去别处……

库洛洛想了想,给侠客发去一条信息。



***
火车奔出很远,很快便要到信号盲区了。想着这会应该不会再有人联系自己,侠客缓缓合上笔记本。
在光芒泯灭的最后一瞬,一条消息通知忽然跳动起来。

“哟,这里!”

侠客走出火车站,就看见信长穿着便装朝自己挥手。

旅团众人本对服饰什么的,就不怎么在意,但自从幻影侦探事务所经历过一次长达三年的低潮期后,库洛洛决定重新规划事务所的路线。

自那时起,小滴、玛琪、飞坦,被送进了某高中进修,作为未来的骨干成员培养。信长、窝金,则被送去了某乡野村落,充分感受大自然的气息,提升战斗能力与野外生存能力,以对抗未来不可预知的敌人。侠客和派克诺坦作为情报人员自然是要留在库洛洛身边。而芬克斯、库哔、剥落列夫、富兰克林之流,由于库洛洛实在难以说服他们更换自己的个性服饰,他只能放纵他们在世界各地游荡,交取各种朋友,以方便旅团在各地的行动与情报交流。

这么一布置,旅团的办事效率果然提高了不少,跟以前的散团不能一比。让大家尤为庆幸的是,收入的提升,使他们再也不用吃那八戒尼一包的三鲜面了。当收入破万的那一天,旅团众人还特地去外面搓了一顿麻辣烫。

不过这其中,飞坦的心里,却是不怎么愉快。他本就是个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人,哪里受得了每天按时上学放学的作息生活?但碍于团长的面子,他又不敢不听。不过,上学归上学,团长也只是命令他去学校罢了,又没说让他定要乖乖待在教室里听课——因而到最后就变成了天天逃课的情形。

至于芬克斯,那又是后话了。

乡野的火车站,设施并不完善,侠客站在过膝的野草中央,远方青山连绵,蓝天白云,望不着边际。忽然有一个穿着粉红萝莉装的女孩,蹦蹦跳跳地经过侠客身旁,黄色的卷发随之舞动,灵动轻巧。

侠客不觉一惊,这个女孩看着非常眼熟,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且隐隐有莫名的压迫力传来,这人恐怕是个念能力的好手。女孩察觉了身后的视线,回过头,轻蔑一瞥,而后大跨步走了。

有几分傲气。

这时,信长已经走了过来,拍了拍侠客的肩膀,道:“哟,等你好久了!”

侠客点了点头,凡事速战速决,他们决定先去看看那两位盗贼二兄弟。

“啊!稍微等一下,这是什么?”

侠客步子一顿,余光瞥见信长正在走去的地方——那里正好停着一辆小破三轮,一种不详的预感漫上心头。

“哦。”信长瞧了一眼,不以为意道,“侠客,你也知道这地方比较穷,我和窝金想了,你千里迢迢坐火车过来肯定很辛苦,这是我们在本地能找到的最好的交通工具了。”

这东西…跑步都比骑这种东西要快吧!
来不及吐槽,只感到一股强劲的念力在身后怦然张大,待反应过来时,侠客已经被窝金整个搂进了小三轮。

“窝金,把我放开来!”跟强化系比力气就好像一只蚂蚁想要举起一头大象。而能力者的声音总是同他展现出的力量一样稳当。

“别担心,信长的车技很稳的。”

“你们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你们两个抓紧一点。”

“要出发咯!”

“等等,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侠客终于回想起,临走前,库洛洛那意味深长的目光。



“果然,让侠客一个人去还是太勉强了。”








最近重新看了猎人,突然想起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想写一篇设定跟原著相反的猎人同人文……

大概是这样的,蜘蛛们开了一家私人侦探所,猎人组织觉得自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大反派。奇犽是警察世家揍敌客的三公子,也是未来警局的一把手。小杰是世界闻名的逃犯金 富力士的儿子,跟叛逆期的未来警察局一把手奇犽成为了好朋友。两人为了查询金被通缉的真相去地下社会考了社会人才能考的猎人证,中间认识黑白通吃情报兼 艺术家西索和雷欧力和酷拉皮卡……一切都要从那三兄弟开始说起。

脑补了一下还是蛮快乐的_(:3」∠❀)_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合卡出奇迹。







王子和露娜那张好看到爆炸也是最贵的。最便宜的是帝国皇帝,加了龙骑士小姐姐和大舅当背景也拯救不了它只卖六毛钱的事实。想了想王子和宰相的背景还能卖一块二毛六,也真是不容易。

一本满足了。

连夜通关233,等pc版出来果然没错,打了一半才发现自己是皇家版,又惊又惶恐,剧情真的有不一样了,重点是旅馆居然都是半价,住水都的旅馆也没有那么心疼了(X)





一开始没意识到是皇家版,早知道就用等级限制器了,不然通关的时候就是99级了,亏成傻子。

吹一波



刷分狂魔

爷爷
和孙子
的狂战士
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