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我想要鸽一个鸽王。

【Aiden/Desmond】那些阿萨辛们

每次写完都会觉得这是我最后一个脑洞。
已经取不出标题了。
小段子要什么标题。
OOC有。
BUG也有。
总而言之,打折大法好!



001
育碧最近总是打折,每次打折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刺客基数呈倍数增长,虽然这有利于刺客组织的振兴,但也带来了一些的问题——导师的数量是有限的,刺客们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训练那些新人,而且他们实在太穷了,没有多余的经费去为那些新人制造装备,直接导致许多新人的装备参差不齐。
总之,麻烦接踵而来。
这也是为什么Desmond即使退休了,还要继续为刺客组织效力,一切都是为了刺客组织的复兴,先祖们向Desmond洗脑着训练新人的重要性。
最近,组织又给Desmond分配了一批新人。
回想起小时候老师们经常感叹“真是一届不如一届”,Desmond也常常感叹现代人的体力真是越来越差了,跑个八百米爬个五层楼都会大喘气,想想自己的男朋友,Aiden Pearce,一个黑客——典型的宅男,跑酷打架背后偷袭,哪一项不是上不了台面的?
果真是时代变了。
Desmond禁不住感叹。
总之,这项工作十分耗时间。
Desmond基本将打工外的业余时间都搭进去了,每天回到家也是倒头就睡,这让他的室友有些烦恼。
“最近来了个新人很不好弄啊。”肖恩在电话里这么跟Desmond说,“我们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他交给你。”
Desmond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兜帽的年轻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于是,接下来的一整天——
“嘿,跑楼顶的时候眼睛看着前面不要看脚啊!”
“楼下有草垛,你不会摔死的!”
“摔一下也不过几格血,喝瓶AD钙就恢复了。”
“什么,为什么信仰之跃不会把人摔成肉饼?我怎么知道!”
Desmond深深捂住脸。
“刺杀的时候不要这么远就停下来,袖剑够不到的……你又不是康纳又不会瞬移。”
“那只是个水潭!里面不会有尼斯湖水怪!”
“麻烦您动一动你的脚跨过去吧。”
“哦,天呐!”
再一百零八次双人刺杀失败后,Desmond愤怒地扯下了新人的兜帽,他倒是要看看何方神圣能通过刺客组织的初次筛选。然而,帽底下整整齐齐的大白牙击溃了Desmond。
“A…Altair?!”
年轻的刺客发出一声低吟,“你在这里做什么!”
先祖面色严肃地抬起头,望着芝加哥繁华的景象,目中流露出一丝悲哀与痛苦,随后他缓缓说道:“我来看看你的训练进行得如何。”而后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你做得很好,刺客组织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Desmond想也不想立刻掏出手机给Malik打了个电话:“请问是A-Sayf先生吗?你最近是不是丢了一个刺客……嗯嗯,对,就是天天嚷嚷着要跟肯威家族混的那个,好的,我等会就把他给您打包送回去。”
安顿先祖花费了比往常更多的时间,Desmond拖着疲乏的步子走进公寓,在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影后,Desmond向前倾了倾,靠在了Aiden身上。
“明天别去了。”
黑客提议道。
Desmond沉思了会,闷闷地点了点头。
就让刺客组织的伟大复兴多等他一天吧。



002
现代化大都市对传统的刺客来说就像是一剂毒药,不管是攀爬跳跃还是信仰之跃其难度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尤其圣殿骑士们还喜欢建高楼。
美名其曰是为了公司形象,其实就是对刺客们赤裸裸的嘲讽吧——看你们这群阿萨辛怎么在光秃秃的玻璃墙上攀爬,哈哈哈。
圣殿骑士们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Desmond最近有一个麻烦。
Desmond不仅不喜欢育碧打折,也不喜欢城市里的垃圾车。
前者会占据他的休假时间,而后者——
则会占据他的浴室。
有些垃圾车和那些年装草垛的车子非常相像,直接导致先祖们有时候一个眼花摔进了垃圾堆里。Desmond十分坚信这是圣殿骑士的另一个阴谋,才不是先祖们“年老昏花不明事理”。
Ezio有时候会来芝加哥看望Desmond,偶尔还会捎上阿诺,他们给Desmond带了些特产,然后勾肩搭背往酒吧去了。
Desmond不知道Ezio是怎么勾搭上阿诺的,这里面一定有另一段腥风血雨。
总之,去酒吧的下场往往就是这两个家伙惹了不该惹的人,一顿乱揍后,喝得醉醺醺的两位刺客爬上了西尔斯大厦,然后在凛冽的寒风中抱头痛哭起来,他们哀叹着世界的不公,高声痛骂着刺客和圣殿骑士的卑劣行为,最后两位刺客双双摔进了楼底下的垃圾车。
所以怎么能怪他们“年老昏花”呢?Desmond很庆幸自己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变成肉饼。这种时候,他不得不麻烦Aiden开车来接他们,Desmond清楚自己一直在麻烦Aiden,在他把两位散发奇怪味道的刺客送进浴室后,歉意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黑客,黑客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走过来。
Desmond踌躇着坐了下来。
然后Aiden像往常一样搭上他的肩膀。
有时候,沉默比什么都尴尬,也许他的男朋友并不擅长表达过多的感情,这是网瘾少年们的通病。他还记得有一次他和Aiden一起看望他的妹妹和外甥,明明是一家人,明明近得伸手即可触摸,却好像隔着一道墙,目光遥遥对望着。
什么也看不清。
也许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想着,Desmond往身侧靠了靠,他将手掌放在黑客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裤子上细微的纹路,而后耳边响起一声轻微的抽气,也许是他笑了,Desmond想,他感觉肩上的力道微微加重了,紧接着他被圈入一个怀抱中。
也许,他的男朋友不会觉得他是个麻烦。
“明天我要向他们收住宿费,还有水费。”
Desmond望着浴室,振振道。
Aiden点了点头,随后笑了。
“你可以多收点。”

【Aiden/Desmond】AD毒奶

伟大的金苹果啊!
赐予我太阳吧!
OOC有。
沉迷脑洞,不能自拔。
如果有BUG请不要告诉我。
就让我自由自在地被蒙在鼓里吧。
我原本是拒绝入坑的。



001
毋庸置疑,先祖们都很会赚钱,同时他们也很会花钱,一把武器,一本书,一份地产,动辄几千上万的,再有钱也总会到头。
更不用说他们用的是同一个账户,没有错,这才是Desmond真正头疼的原因,往往一眨眼,他就看到自己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变成了零,不多不少,连个零头都没给他留下。
所以常常有如下场景——
Desmond刚刚逛完超市,准备用银行卡结款,然而一条来自银行的短信温馨地打断了他的动作,您的账户余额:0.00。
该死的,他们又买了什么?
圣索菲亚大教堂吗?
Desmond很烦恼。
再怎么样他们也应该给他留点生活费,他现在住在芝加哥,一座物价横飞的大都市,育碧给的退休金还不够让他们出去搓一顿的,如果不是和Aiden共同平摊房租,Desmond很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过上在城市某个角落蹲帐篷吃泡面的生活。还好他的男朋友是个黑客,来钱更快,可他的黑客男朋友在房租的事情上却有意外的坚持。
啊,该死的先祖。
你们买那么多也留不到现代!
Desmond赶紧打消了刚刚的想法。
不能冒犯先祖。
不能冒犯先祖。
不能冒犯先祖。
他给自己洗脑着。
他们只是没有享受过现代生活。
他们只是缺乏良好的金钱观教育。
而且,他们是先祖。
该死的,为什么他们的个人信息是绑定在一起的?这直接导致Desmond不论换多少个账户,都没有用,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像BUG一样紧紧贴在Desmond身后,典型的育碧式冷幽默。
总有一天他会被潮起潮落的银行存款逼疯的。
Desmond想着,又到了每个月交房租的时候了。
他一边盯着自己的手机,一边思考着这次该如何向Aiden开口。
“我很抱歉,刚刚Ezio在书店买了一本《论语》所以这个月我又没有钱交房租了?”
“Altair打电话跟我说他真的很喜欢那套衣服,而且那是最后一件——朋友,你听过一P等十年吗——大概就是错过了就再也遇不到了。”
因而,当Aiden看到Desmond面如死灰地盯着墙壁的时候,他只是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关于房租……”
Desmond艰难地张开嘴。
“从今以后用我的卡吧。”
黑客提议道。
反正他来钱很快。



002
刺客和黑客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组合。
但是,有时候也会有很多问题。
比如某一天,Desmond刚刚完成一个潜入任务,准备坐电梯撤退的时候,电梯忽然震了震,然后停了下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Desmond只能掏出手机给他的男朋友打电话——不好意思,你刚刚路过时候用的大停电害我被困在电梯里了,能不能赶紧摆脱那些该死的追兵然后过来接我一下!
那是他带了手机的情况。
有时任务需要,他必须放弃自己的手机。
这种时候,他就得独自在黑暗中等上一段时间,等到电力恢复后才堪堪离开警戒区。
总而言之,没有意外的人生不是好人生。
更何况芝加哥是一座大城市,Desmond碰上这种情况的几率和他不小心从高处跌落摔成重伤的几率不相上下。
和他的银行账户相比,这不算什么。
Desmond安慰自己。


Aiden能够黑进城市里每一个摄像头,黑到城市里每个人的个人资料。
庆幸的是,Desmond算是黑户——他无需担心自己的男朋友手欠选中自己时看到那一排他借Ezio之手泡的妹子的名单——因为在育碧的资料库里,他的个人信息是死亡。不过那也不能阻止他有银行账户的事实,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之,虽然Aiden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他想找的人,但是对Desmond的动向他却无能为力,在有过失去亲人的伤痛后,这位黑客对自己身边的人也愈发重视起来。尤其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喜欢偷窥别人家族隐私的名叫Abstergo的公司。
他实在不明白这家防火墙烂到极点的公司为何至今还能在商业领域立于不败地位。
反正,小心谨慎总是好的。
为此,Aiden为Desmond常去的地方常见的人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总,这能让他在第一时间得到他的位置信息。
没有什么是一名优秀的黑客办不到的。
因而,他常常看到Desmond被各种各样的刺客前辈拉去喝茶聊聊关于刺客组织的展望,有时候Desmond还会去看望他的前女友,他的父亲,他的同事,他的对手……
哦,天呐。
黑客有些头痛地捂住脸。
这难道就是退休后的生活吗?
偶尔,Aiden还要负责把喝得半醉的Desmond从酒吧接回家。
也许后者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每次喝完酒瞬移回家的真相,但是,俗话说有惊喜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啊。




不知是基因的传承还是Animus的影响,Desmond有着非一般的女人缘,再加上某些放浪不羁的先祖们,实在不能不让人担心啊。
Aiden如是想着。
Desmond穿刺客装确实很帅。
Aiden又想。





(在我最穷的那段时间里,手抽买下了大教堂,为此在银行门口蹲了几个小时,做这种事的人肯定不只有我一个。)

【Aiden/Desmond】这家叫Abstergo的公司

还是两个有毒段子。
段子就要成双成对。
OOC有。
家暴现场预警。


001
Aiden有粉丝。
Desmond没有。
这跟职业有关系。
虽然刺客和黑客都是见不得人的职业,但显然后者的曝光率比前者高多了。
曝光率决定粉丝量。
粉丝量决定受欢迎度。
Desmond意识到这一点是在一次两人行动之后,Desmond自从来到芝加哥就有每天看新闻的习惯,看到自己男朋友在新闻报道上,是一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然而这件事很快就不再那么赏心悦目了。
电视正在播放昨天发生的事情,Aiden在新闻上的图片还是那一身蒙面装束,但是对一起行动的Desmond他们却只字未提,大概将他默认为法外制裁者的帮手了。Desmond冷静地将刺客教条默念了一遍,没关系,不就是帮手吗?谁还没有当过主角了。他想。
事态在新闻放出一段视频的时候急转而下,视频里,一群打扮清奇的人正举着小牌子表达对法外制裁者的热爱。
Desmond出离愤怒了。
想当年他也是随手一撒钱,身后粉丝无数的刺客大师啊!那些刺客兄弟们,哪个不叫他导师?哪个不为他尖叫?


今天Aiden回来得有点晚,在进行一项任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索性一个路过的粉丝给予了小小的援助,让Aiden顺利脱离了困境。
无意间得知这件事后,Desmond的表情僵硬了。
粉丝。
又是粉丝。
“你可以找我帮忙。”
他说,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冷静下来。
“我有备用计划。”Aiden解释道,“偶尔让别人帮忙也没什么。”
“你根本不知道镜头后面的人是谁,也许那个人是个变态。”Desmond想起了视频里最前面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gay里gay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好的,下次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Aiden猜出了自己男朋友的想法,安慰似的勾住他的肩膀,把他往卧室带去。



002
众所周知,Ezio是个老色鬼。
那么,操控Ezio的Desmond又在Animus里假借Ezio之手泡了多少妹子呢?
Aiden在无意间黑进Abstergo的资料库后得知了这个真相。
说起来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委实不是个出门干活的好日子。Aiden蹲在隔间里黑着脸看完了自己男朋友所有的资料,这个与电子设备打了那么多年交道的黑客头一次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痛。
这家叫做Abstergo的公司。
不能再让它继续存在了。
Aiden想。
至于Desmond,回家再说。



003
为什么圣殿骑士在现代都能开公司了,刺客组织还是默默无闻。
这要从血统开始说起。
首先,刺客们喜欢做任务,他们还喜欢做完美的任务,这直接导致他们的后代对任务的执念。
其次,刺客们都是强迫症和收集癖。
针对此现状,圣殿骑士直接做出了一台机器——还在为没有任务做而烦恼吗?还在为不能收集所有的羽毛而摔键盘吗?Animus,实现你所有的渴望。
最终,刺客后代们抵抗不住Animus的诱惑纷纷投入圣殿骑士的怀抱。


有一天,Aiden发现Desmond正对着电视上Abstergo的广告看得出神。
广告里,一个看起来乱糟糟的汉子正驾驶着一艘海盗船乘风破浪,豹纹的服饰有意无意地显露着汉子健硕的身材。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引诱。
是时候毁灭圣殿骑士了。
法外制裁者如是想。










爱德华爷爷的衣服一直让人吐槽不能_(´ཀ`」 ∠)_

【Aiden/Desmond】奔跑吧,呆子萌

两个邪教小段子。
OOC有。
碎碎念有。



001
单机游戏总是会有些弊病,比如明明只要一个炸弹就能炸开,非要绕一大圈去解密才能打开的破门,比如明明有正常的路可以供人行走,偏偏要你在空中蹦蹦跳跳顺便来个三百六十度前后空翻。尤其是对土豆大厂育碧来说,那些奇奇怪怪的Bug加上各种没必要的小动作为刺客们的行动创造了很多麻烦。
怪不得在现代圣殿骑士都能开公司了,刺客们还只能东躲西藏。
Desmond痛定思痛,决定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很快,他在一次刺客见面会上听说了隔壁的一位黑客,Aiden Pearce,芝加哥的法外制裁者,能跑能爬,光凭一部手机就能让整个芝加哥来个大停电。不仅如此,他还杀死了Abstergo的前总监。
简直是最佳的(男朋友)合作对象。
后来,两人终于有机会见面了,在对育碧丧心病狂的系统进行一番批判后,两人决定合作,首先,从消灭那些费劲的密码门开始。
当然,育碧对此事一直都保持着密切关注的态度。在事态一发不可收拾之前,他们决定让Desmond在解放的结尾退休了。
这可不在Desmond的计划之外,好在黑进育碧系统对Aiden而言并非难事,偶尔他会去看望Desmond,然后两个人去酒吧喝一杯,畅谈人生,然后开个房什么的。
总而言之,虽然自己的剧情结束了,却白捡了一个万能的男朋友,倒也不差。Desmond想。



002
凛冽的晚风打在Desmond的脸上,他坐在机械臂上,落寞地看着繁华的都市,最后他决定给电话簿里一个A开头的人物打个电话。
“我好像困在起重机上了。”
Aiden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黑进一家公司的系统,他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对着手机皱了皱眉:“你是一名刺客。”
“对,可是我困在起重机上了。”
Desmond重复道。
有些事情不能怪他,只能怪这起重机的制造太过豆腐渣,你见过一边往上爬一边往下掉钢管的起重机吗?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这个任务,如果他不接这个任务,就不会遇到Bug,如果没有这个Bug,他就不会困在起重机上。
Aiden挣扎了一会,说道:“你们刺客不是可以信仰之跃吗?”
该死的信仰之跃,他现在可是在几百米的高空。
Desmond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听到飞机划过头顶的轰鸣,他一定会摔死的。
“我会摔死的,我敢保证这幢楼底下没有稻草堆。”机械臂的连接处传来钢筋轻微扭曲的声响,这位刺客有些绝望地说道,“如果你不希望明天在头条上看到我血肉模糊的尸体,最好马上过来。”
最后,Adien黑了一架直升机把他困在高空的男朋友救了回来。
所以说,明明可以直接劫持一架直升机,为什么还要费劲地去爬楼呢?
Desmond暗自决定下次行动一定要带上Aiden。



“下次偷一架机械蜘蛛吧。”

“没门。”









碎碎念之刺客信条

(因为混玩启示录和解放结果导致对剧情的印象错乱了,大写的心塞)
想当年玩巴西的任务出了bug害我在铁架子上爬了半个小时,啊啊啊想想就好气(当然最惨的还是Desmond)。
还有,爬楼去救爸爸还是偷能量块的时候,那任务简直是恐高症患者的福音,总感觉自己手一抖,Desmond就摔下去了。
最后,有一次操作E叔奔跑在城市里,心情大好,正巧看见前面底下有个池子,满心欢喜地跳下去然后就摔死了,才发现那水特么都没过膝盖。



说多了都是泪,如果一个刺客恐高的话,那就很好玩了。



最后最后,希望艾登大神祝我计算机等级考试取的优秀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