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爷爷
和孙子
的狂战士
日常

占tag致歉(シ_ _)シ
求uplay好友,狗1狗2刺客都可以,求好友啊啊啊
这里uplay:sslince
来一起玩啊(颜文字)

【Aiden/Desmond】秘密(上)

有OOC有OOC有BUG有小设定
复习,满脑子都是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和敏感内容。
攒攒人品。
社会主义狗。
(一直以为肖恩是历史顾问兼数据库管理员,后来发现他还提供技术支持,我可能带了假脑子,玩了假刺客3……)







他们都是些悲惨的人物,他们没有一个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记得他们,然而,故事却还在继续着。
有一天你打开手机,无意间看到了那些故事,那些英雄,那些结局,你想起了你自己,于是你做了一个决定,短暂的停顿后,你按下了那个按钮……


戴斯蒙偷偷打开了电脑,刻意营造的诡秘氛围下,显示器正散发阴冷的白光。没有人会责怪他使用电脑,可一想起自己即将要做的事,这位现代刺客还是有些心虚。上一次用这台电脑查询公司信息时,阴差阳错下,戴斯蒙发现了一处隐藏文件,未来得及打开——倒不是好奇心驱使,只是乍看下文件的编码有些似曾相识——便听见门口传来开门的动静,不得不仓促地关了文档,点开了浏览器。
然而阴差阳错毕竟只是阴差阳错,可想而知没有专业知识的戴斯蒙如果再想找到那个文件夹可没那么容易了。为此他打了一通电话求助瑞贝卡,在对方“你想让我失业吗”的质疑下,戴斯蒙收到了一个程序。
“你最好做得干净点。”听语气显然她对这位刺客的技术并没有抱有多大希望。
戴斯蒙依照指示运行了程序,搜寻的速度慢得惊人,在两人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冷清清的程序界面终于跳出了那个与戴斯蒙有过一面之缘的文件夹。
“文件好像被锁住了。”
“你这是废话。”
说罢,瑞贝卡又传给他一个程序。
“把那个文件放进去试试。”
“失败了。”
“试下这个。”
“没用。”
“这个呢?”
“还是不行。”
“……”
“……”
连续几次失败后,戴斯蒙放弃似的向后靠了靠,抬手揉了揉微微发痛的太阳穴,相比之下,原本不情不愿的另一人,斗志反而愈发高昂。
短暂的沉默后,瑞贝卡下定决心似的指导戴斯蒙从这台电脑上获取了权限,着手远程破解密码的工作。
“没问题吗?”
戴斯蒙注视着快速变化的电脑屏幕,心想这跟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啊,忍不住暗暗叹了一口气。
“反正迟早也会被你男朋友发现,不如就做到底,看看这文件有什么能耐。”后者满不在乎地说道,忽然惊叹了一声,“哇哦……我有点喜欢你的男朋友了……”
“——!”
突如其来的感叹令戴斯蒙吓了一跳,斟酌着准备开口,瑞贝卡才堪堪补充道:“我是说,你男朋友的电脑。”
“下次你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吗?”
戴斯蒙压下凌乱的语气,干巴巴道。
耳机的另一段沉默了会,突然传来一阵笑声:“你慌什么,我又不会真的和你抢人,难道你对你男朋友不放心?”
“当然不是……你……”话音一顿,戴斯蒙慌忙转移了话题,“你还要花多长时间?”
“鬼知道,这得看你男朋友有多重视这个文件。”
也就是说直到艾登回来,瑞贝卡也不一定能解开,想到这里,戴斯蒙就丧失了大半信心,他到底为什么要去好奇那个文件的内容?
“所以我早跟你说了,不如直接把电脑拆了寄过来。”
“那我一定会被艾登杀死的。”
戴斯蒙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突来的震动感打断了他的思绪,戴斯蒙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一条新短信映入目中。
艾登发来的。
没什么特别的内容。
大意是这次的任务遇到了点麻烦,暂时不能回来了。
私法制裁者的工作总是带着危险,戴斯蒙早已见怪不怪,习惯性地回了一些祝福的话,便听到耳机那头传来的评价。
“那样的话时间应该就足够了。”
“你偷看了我的短信?”
戴斯蒙一怔,不满道。
“嘿,就看了一眼,黑你的手机可比黑这台电脑简单多了。”瑞贝卡轻哼了一声,“话说你还真是淡定啊。”
“去了也是帮倒忙。”
戴斯蒙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进行某个刺客任务时,不幸撞上了那位传闻中的私法制裁者,当时场面一片混乱,两人差点没能从枪林弹雨里逃出来。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戴斯蒙正式认识了艾登·皮尔斯。
“他把你保护得真好。”
“什么意思?”
戴斯蒙皱了皱眉。
“我刚刚试着追踪了手机信号,信号半个小时前所在的位置发生了一起枪战,有人受伤了,但是警方没有发现伤者和尸体……我就想……喂,戴斯蒙?你还在吗?”
“嘿!戴斯蒙·迈尔斯!……”
“……”
“……”
“好的,我会把破解后的文件发到你邮箱的。”


戴斯蒙没想过自己能在偌大的芝加哥找到那个神出鬼没的黑客,在他跑出屋子的时候,他甚至都忘了向瑞贝卡询问发生枪战的地点,好在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新闻和情报人,在认识的人协助下,几经辗转,戴斯蒙终于找到了私法制裁者最有可能藏身的所在。
他还是太冲动了。
一边这样向自己解释着,一边往楼内走去,没走几步,戴斯蒙就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从走廊另一本传来,来者显然不是艾登,戴斯蒙收敛神色,警戒着保持着原先的步速,就在快要走到转弯口的瞬间,他忽然往另一边一闪,对方几步趔趄,偷袭失败了。
几乎同时,戴斯蒙回身一个肘击,另一只手抓向对方的腰间。来者没想到对方的身手如此敏捷,勉强避开攻击的同时,枪也被对方抢了去。
戴斯蒙没想过伤人,这里毕竟是艾登的地盘,这个人不过是遵循指令罢了,正准备开口解释,那人突然从背后掏出一瓶防狼喷雾剂,只听见一声——
“噗嗤嗤。”
戴斯蒙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艾登哭笑不得地看着捂着眼趴在床上的戴斯蒙,头不免有些隐隐作痛,虽然先前的枪战中,那些枪手并没有击中他的身体,但是擦伤伴随而来的后遗症还是让艾登很苦恼。
“晚点我让普斯勒给你买瓶眼药水回来。”
普斯勒就是先前偷袭戴斯蒙的那个人,听到这个名字,戴斯蒙觉得自己的眼睛更痛了,隔着枕头闷声回答:“没事,过一会就好了。”
心知对方是硬撑,艾登还是给普斯勒发了一封消息。他起身缓缓走到床边,拿起温水浸过的毛巾,伸手拍了拍戴斯蒙的后背:“起来,我帮你擦眼睛。”
戴斯蒙迟疑了会,慢吞吞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躺着的时候倒是没什么感觉,一坐起来,脑袋便炸成了锅——戴斯蒙正面扛下了防狼喷雾剂,只记得当时双眼一黑,刺痛的感觉瞬时麻痹了大脑,紧接着他的膝关节遭到一击横扫,身体失去平衡向一侧倒去,后脑勺顺理成章地磕到了墙壁拐角,差点把这位刺客磕晕过去。
妈的,谁出门打架还会带防狼喷雾剂?!真是不能理解。
艾登一手搭着戴斯蒙的肩膀,一手拿着毛巾轻轻擦拭着这位刺客的眼角。他也有些不能理解,明明自己才是伤患,怎么反而变成了照顾人的那个?不过话说回来,戴斯蒙的出现确实是个意外,来的是私法制裁者的狂热粉丝带给艾登的震惊程度显然都没有一个戴斯蒙来得高。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或许,他不应该低估刺客组织的情报技术,这位黑客暗暗想着。
先前已经用温水清洗过一次,戴斯蒙的两只眼睛仍是通红通红的,像是大哭过一场,与平时清闲在家懒散的模样不同,确实是有些可怜了。说起来,除了第一次见面,艾登还真的很少见到这位刺客狼狈的模样。要不拍一张照片留个纪念吧,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随即,他便收到了一记布满血丝的眼刀,好似无声的质疑。
艾登继续笑着,身体微微倾斜,两个伤患就那样倚靠在一起。
“挺好的。”
他想,至少我不用一个人养伤了。


两位轻度脑震荡患者大概修养半个月才勉强可以出门,戴斯蒙毕竟还算年轻,恢复得更快一些。
直到这时,艾登才忍不住感叹年轻真好,一边轻声感叹着一边指挥闲置已久的刺客完成了自己没有做完的工作——透过摄像头看着自己男朋友迅捷利落的身影,还有那些高难度的刺客技巧,与其说是惊奇倒不如说是惊艳,如果合理利用一定可以省不少力气吧。
私法制裁者就那样坐在电脑面前悠闲地考虑着。
下次的任务也带上他吧。


总之,回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确信没有留下任何尾巴后,两人才堪堪回到久违的屋子。
为私法制裁者奔波了几十天,戴斯蒙如今只想好好睡一觉,这位黑客使唤起人来倒是一点都不输于肖恩。
然而才踏进家门,戴斯蒙就想起了出门前拜托瑞贝卡办的事,心下一惊,一边故作镇定地往屋内走去,一边瞥向那台电脑。
是关机的。
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想也是,都过去那么多天了。戴斯蒙随便找了个独处的借口,打开手机去查看自己的邮箱,果不其然,有一封新邮件,来自瑞贝卡。
邮件里有三个文件,还有两句温馨提示。

“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里面的内容。


PS:你真的应该关心一下你男朋友的性生活。”

两句话都有些莫名,戴斯蒙顶着疑问打开了第一个文件,这里面是戴斯蒙在阿尼姆斯里的资料,暂且不说艾登是怎么搞到这些资料的,为什么这些视频连艾吉奥的床上生活都记录下来了,不,视频竟然还附有戴斯蒙在阿尼姆斯的同步状况……
戴斯蒙扶着额头关掉了第一个文件夹时,心情顿时凉了一半,完了,不知道艾登看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怀着情况不可能更糟糕的心情点开第二个文件夹后,戴斯蒙看到了一段模糊的视频,视频是在疑似山洞的所在拍摄的,一群阿伯斯泰格的员工正在对一具尸体进行打包工作,视频内的光线并不充足,戴斯蒙虽然觉得那个尸体的服饰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第三个文件夹里面只有一篇文档。



戴斯蒙·迈尔斯,死于2012年12月21日。

【Aiden/Desmond】男朋友的背景太强大该怎么办

戴斯蒙·迈尔斯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喜欢上那个穿着大衣的黑客,正如刺客们也未料到他们执着已久的记忆终点也是戴斯蒙生命的终点。
漫长的历史让这个本应被时间抹去的人明白,有些事情,追究了,也不会得到答案,比如现今走在芝加哥城的戴斯蒙究竟是一堆数据还是活生生的人类,比如艾登·皮尔斯微微发福的身材和眼角新添的皱纹。
昔日风光无限的私法制裁者漠然地站在自家门外,即使隔着布料手掌也能感觉到微微松弛的腹部,人入中年,有些事情果然勉强不得。
艾登·皮尔斯心情复杂地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自己是怎么和戴斯蒙在一起的,那会他大概是头脑晕厥了才会把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刺客带回家。仍然记得戴斯蒙第一次带他见家长,这位平日里游刃有余的刺客突然变得缩手缩脚,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直到艾登打开客厅大门,看见本就不大的房间被几位肤色容貌各异的人塞得满满当当,他的心情也随之沉重起来。
几位先祖用各自独特的方式问候了私法制裁者,并对他们可爱后代的未来表达了祝福,那一瞬间,艾登·皮尔斯意识到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是的,纵然他有着令人忌羡的身高,也绝对干不过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刺客流氓。

那几天真是芝加哥的灾难。

面对自己热情的先祖,戴斯蒙·迈尔斯只能无奈地抚了抚额头。
在他搬入新家的第一天,他与一位黑客同居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刺客组织,甚至连阿泰尔的那只信鸽都熟知了他们的所在,那些刺客们只差举着横幅跑到阿伯斯泰格公司门口去蹦哒了。
说起来,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行踪的,连一向为自己黑客技术骄傲的私法制裁者都对此感到困惑。
这个历千年而不衰的刺客组织果然是个诡秘的存在。

艾登很庆幸戴斯蒙没有遗传他那些先祖们让人头痛的毛病,戴斯蒙也很庆幸他的先祖们管住了他们的手。

艾登推门进屋的时候正看见戴斯蒙打开了浏览器,听见动静,戴斯蒙回头朝艾登打了个招呼。
“抱歉,用了你的程序。”
戴斯蒙很少用电脑,年轻时为了躲藏组织的追踪他就很少使用科技产品,当初艾登教他使用他的电脑时,戴斯蒙的内心甚至是拒绝的。
艾登有些好奇地走到戴斯蒙身侧,粗略一瞥,发现这位刺客正在搜索一家法国公司的信息,无需多想,便对事态了解了七八分。
戴斯蒙一边用生疏的手法操控着电脑,一边解释道:“肖恩非要和我打赌是你的程序厉害还是瑞贝卡的技术更胜一筹……”
不用想也知道戴斯蒙站在哪一边。
艾登笑了笑,覆上戴斯蒙握着鼠标的手,几下敲击,屏幕上的图像便进入了戴斯蒙所不知道的领域。
“你们需要什么?”他问。
“这家公司的平面图、人员信息、交易记录……总之越多越好。”
艾登微微颔首,随着敲打键盘的动作,大量的信息显现在了屏幕上。
“看起来是一家普通的媒体公司……有恶性收购的历史……阿伯斯泰格,这不是和你们敌对的那家公司?”
戴斯蒙也看到了那个标志,耸耸肩:“他们怀疑这家媒体公司和圣殿骑士有什么交易,正打算潜入调查。”他微微挺直腰杆,指着屏幕说道:“你把查到的发到这个地址就行了,到时候瑞贝卡会整理……对了,顺便给肖恩一个惊喜吧。”
艾登轻笑了一声:“只要惊喜?”
戴斯蒙沉吟了会:“随你吧。”

黑客专注于电脑的模样总是要比在床上更加诱人,艾登熟门熟路地将信息打包发到了刺客组织,指尖还未离开键盘,一只突来的手扯着他的衣领将他带入了一个深吻之中,许久未与刺客活动有联系的戴斯蒙带着令人着迷的清新气息。
呼吸渐渐粗重。
艾登轻咬着戴斯蒙的嘴唇,嗓音有些低哑:“……知道谁更厉害了吗?”
“是是是,制作程序的人最厉害。”
戴斯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掐了一把对方的腰,后者忽的一顿,舔了舔唇瓣从刺客身上撤了下来。
“今天不行。”
“什么?”
“艾登?”
戴斯蒙张了张嘴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艾登已经折身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良久,这位身经百战的刺客才从刚刚被男朋友拒绝的打击下反应过来。
不,这不正常。
望着紧闭的房门,戴斯蒙·迈尔决定重新捡起那些被自己闲置的刺客技能。


爱德华·詹姆斯·肯威来到楼下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一幕——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攀附在自己后代所居住的公寓窗户上,正试图透过窗帘察看屋内的情形——作为一个优秀的海盗刺客,他想也没想就捡起一块石头砸在了那个黑影身上。
只听到一声短促的惨叫,黑影从窗边掉了下来。
“走,孙子,去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对我们的后代下手。”
阴影下,一个更为高大的身影应声走了出来。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大半夜不睡觉趴在窗户边上的原因?”
在见证这位前海盗先祖毫不手软地点了咖啡厅里最昂贵饮品的行径后,戴斯蒙艰难地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两位先祖情史的践行者,戴斯蒙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向别人咨询感情的一天。
爱德华一面自作主张地替康纳点了餐,一面轻描淡写地说道:“这还不简单,你们俩又不是小姑娘,直接去问不就得了。”
“……”
“……”
如果能问他早就问了。
戴斯蒙头痛地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侧的康纳,后者给了他一个“这就是我爷爷”的关爱眼神。
爱德华好似看破了戴斯蒙的小心思,隔着桌子狠狠地拍了把他的肩膀:“别担心,这种事情就交给你德华爷爷吧。”
康纳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爱德华轻哼了一声:“说起来,孙子,你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至今单身的康纳脸一黑,再也没有了小动作。

按照爱德华的指示,戴斯蒙在艾登把自己锁进房间后偷溜到昨晚他们相遇的地点。
望着那扇被窗帘遮盖的窗户,戴斯蒙觉得自己的后脖颈隐隐作痛,这位先祖下手还真狠啊。
爱德华指了指那扇窗户,勒令道:“爬上去。”
戴斯蒙脚步一顿,心情复杂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先祖,这不就是他昨天想出来的办法吗?
后者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你昨天看了那么久看到了什么吗?”
戴斯蒙:“……没有。”
爱德华:“那你还记得我们是做什么的吗?”
戴斯蒙:“……刺客?”

终于,戴斯蒙·迈尔斯想起了那些年被鹰眼支配的恐惧。
怀着这样使用刺客技能是否对得起先辈们的愧疚感,戴斯蒙和爱德华双双趴在窗户边上偷窥着屋内的情形。
在鹰眼的加持下,两位刺客看见一个人影趴在地上,上下起伏着。
爱德华还是第一次用鹰眼看见这样的场景,怔了怔,问道:“你男朋友在做什么?”
戴斯蒙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正思索着,一个突兀的声音横插了进来。
“他会不会在做俯卧撑?”
两位刺客同时向一旁看去,看见了康纳。

忍着三道灼热的视线做完第二组俯卧撑后,艾登终于黑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窗外的三个人是谁——连打开监视器的功夫都省了。
那些圣殿骑士究竟是怎么做到完美无视这些视线的?这两个破组织迟早要完。
踌躇了会,艾登决定还是去拯救一把自己男朋友的智商。
随着微不可闻的动静,艾登打开了窗户,然而窗外却空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了。
步入中年的黑客头痛似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些刺客,跑得倒是挺快。

跑过几条街,三位刺客心照不宣地在咖啡厅门口再次相遇。
点了几杯昂贵的饮料压惊后,爱德华禁不住连连感叹“你男朋友还挺敏锐的”“不如让他也加入我们吧”“我看这小子挺有天赋的”“就是体力不太行啊”“得训练训练”……。
戴斯蒙仍沉浸在那句“俯卧撑”带来的震惊之中,来到芝加哥以后,戴斯蒙身上的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说来也是,他们不过是一堆数据,哪有生老病死之说。
康纳善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随便猜的。”
“人嘛,想开点就好了,回去告诉你男朋友别那么在意这些小事,年纪大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爷爷……”
说起来——
戴斯蒙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两位先祖:“你们这次到芝加哥是来做什么?”上次那个糟心的父亲节活动应该不了了之了才对。
经他一提,爱德华才恍悟似的惊呼了一声。
康纳说道:“我们是来把猫带回去的。”
听到“猫”这个词,戴斯蒙面色一僵:“上次那两只黑猫?”
“对。”
爱德华有些尴尬地揉了揉他那头乱糟糟的黄毛。
康纳补充道:“那两只猫是巴耶克先祖那里的神灵,”顿了顿,他瞥了一眼自己的爷爷,“他非要偷过来自己用,结果惹上了大麻烦。”
戴斯蒙眼角一抽,心道果然不应该跟这些先祖们扯上关系。
“你没有把它们扔掉吧?”
“没有,但是——”
“但是?”
“艾登觉得养猫太麻烦了,所以把它们送到了认识的人那里。”
“……”
“……”




自从收下这两只猫以后,约尔迪就觉得自己身边总是发生什么古怪的事情。
虽然艾登强调这两只猫的来历十分清白,但总觉得——约尔迪看了眼那两只黑猫——那对锐利的瞳孔总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天呐,他一开始为什么要答应给那个黑客养猫?!








1.一黑客见男友家长竟发生这种惨事,男默女泪。
2.再也不能用腹肌勾引男友了,求快速恢复身材的方法,在线等,急。
3.某现代刺客突然抽风打烂电脑显示屏,谎称屏幕上突然冒出一个恐怖人脸。
4.某住户向物业投诉时常于深夜在墙壁上看到古怪人影,物业表示,他们应该是看错了。
5.刺客组织突然向广大女性粉丝发布征婚消息,康asdfghj表示征婚对象不是我。


6.狗哥:腹肌也无法拯救刺客们的智商。(叹气)

【AC】过节的正确姿势

好久没写东西了
就当是吐槽吧
含Aiden/Desmond



001
怀里的小猫动了动,露出了毛绒绒的脑袋。艾登·皮尔斯回到家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戴斯蒙抱着一只黑猫半躺在沙发上玩游戏。
最近日子太清闲,这位前·伟大的现代刺客已经练出了单手操控手柄的绝技,枪林弹雨下,小猫倒也十分乖巧,紧接着便是一片血肉模糊,整个显示屏都被暗淡的红光和倒地的人影占据,小猫应景地叫唤了一声,好似对戴斯蒙技术的嫌弃,后者冷漠地把手柄丢到一边,望向艾登的同时抽空瞪了一眼那只黑猫。
“哪来的猫?”
艾登不记得戴斯蒙有养猫的爱好,莫非又是约尔迪?自从那个家伙知道戴斯蒙是刺客后,便三天两头想着把戴斯蒙拉下水。迟早有一天他要在门口贴一张“约尔迪和狗免入”的牌子。
“是爱德华·肯威……”
戴斯蒙斟酌了会,忽然叹了口气。
艾登依稀记得自己曾经听过这个名字,似乎是戴斯蒙众多先祖中的一位。想至此,这位黑客心中忽然腾升不好的预感,根据以往的经验,凡事带上那些名字,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们说要来芝加哥过父亲节。”
“他们?”
戴斯蒙顿了顿,艰难开口:“我所有的先祖。”好似为了强调什么,他又补充道:“埃及的那一位可能也会来……”
沉默瞬时弥漫开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艾登在戴斯蒙身侧坐下,黑猫识相地从刺客怀里跃了出来,踩着高傲的步子往卧室去了。
良久,狭窄的空间里才响起一声低叹。
“已经零点了。”
“嗯……”
“不会来了吧。”
“不会来了吧。”



002
先祖们对去芝加哥都有着高度热情。这项父亲节活动由爱德华·肯威发起,海尔森·肯威全权负责,康纳全程护航——寒鸦号从英国出发,首先开往中东,在接下两位老年先祖后顺利地在意大利碰了坎。
艾吉奥隔着自家大门严肃正经地告诫等待在外面的刺客众人,过节就要有过节的样子,怎么能双手空空去看他们的后代呢?于是,这位刺客大师名正言顺地换了一个小时的衣服。
“如果他敢踏出这扇门,我就把他挂到寒鸦号上绕地球三圈!”
“冷静,父亲。”
事态在众人到达法国的时候急转而下。
亚诺·多里安,集美貌与骚气为一体的男人,顶着十二道目光,冷静地挑选着衣柜里的服饰。
三个小时后——
亚诺:“穿这件绿的会不会太显眼?”
先祖:“不,你穿什么都很好看!”


总而言之,虽然旅途坎坷,先祖们还是踩点来到了美国,迎着阵阵微风,仿佛芝加哥和那位可爱的后代就已经在面前了。


“话说,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有吗?”


英国伦敦
弗莱姐弟站在港口。海风带起污浊的气息扑面而来,为二人添了不少负面情绪。
“爱德华他们真的会来吗?”年长的一位双手抱在胸前不耐烦地轻点着脚尖。
“按信上说,他们应该早就到了,可能路上出了什么事吧。”稍年幼的一位谨慎地回答着。





003
这破组织迟早要完。
戴斯蒙·迈尔斯在看到第二只带着刺客标志信封的黑猫时,如此想道。



至于为什么不用信鸽。
爱德华:“嗝~”

震惊,刺客大团长率手下聚集马西亚夫竟是为了……






分了一次盘,黑旗闪退,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想起来忘记把分盘时关掉的虚拟内存打开了……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心力憔悴,不能自己,终于又可以带着爷爷潇洒了_(:3」∠)_

手机用户芝加哥911:

【GMV】【群像】记游戏中的父亲角色

【禁止二次上传】填坑这次剪的近期我玩的游戏里面的父亲角色(海森没剪进去【。)

视频中出现的父亲角色

战神-奎托斯

巫师-杰洛特

暴雨-伊森·马尔斯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

神秘海域-维克托·苏利文

刺客信条- 爱德华·肯威

最后生还者-乔尔

蝙蝠侠-戈登

刺客信条-艾吉奥

刺客信条-阿泰尔

最终幻想-雷吉斯

刺客信条-乔瓦尼

刺客信条-查尔斯·多里安

巫师-维瑟米尔

Aiden/Desmond

Desmond无意间在维基上看到自己“死于25岁”,十分伤心,连续好几天心情都很低迷。后来狗哥利用黑科技调出Desmond的浏览记录后得知了真相,于是决定为Desmond计划他的26岁生日。



有没有大佬愿意写,跪求(?)

祖传少女跳_(´ཀ`」 ∠)_
(明明都一把年纪了)

沉迷划船,我大概真的是一个假刺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