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未授权翻译】【SPN同人】30 seconds to wake up

分级:M/M

配对:Samifer

无警告

轻微SL,26图刷不出PC可看


Summary:

“我想要我的兄弟回来。”Lucifer说道,Sam耸了耸肩。


因为自己愚蠢的行为而导致的待授权。

原文

作者:

Hecate


作者的话: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非商业用途。


1)

天空在英帕拉背后延展开来,Dean目光深沉而车速缓缓提升,Kali隐忍着怒气坐在后座。

“是他。”Sam开口。无人回应。


2)

Lucifer带着盛怒来到梦境,骇人且可怖,Sam贴在噩梦之屋血红的墙壁上。

他从未见过魔鬼如此生气。

“他死了。”Lucifer狂怒道,“是你们害死了他,他原本不会趟这趟浑水,他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Sam回想起Gabriel和那些突如其来的变故,无名的勇气令他驳回了这份指责。“是你杀了他。”

骤然寂静。

而后,缓慢且破碎的声音:

“是我杀了他。”


3)

太阳仍会升起,即使一个大天使死亡而魔鬼行走于人世。太阳仍会升起,有时候Sam笑着睁开眼,笑着望向远方,天空依旧蔚蓝,烈火没有染上云端,血水没有浸漫大地。

他想他大概快疯了。

内心却不为所动。


4)

那里有一个城镇,充斥着死亡和黑色的蝇虫,穿着防护服的人们穿梭其中。那里有一个城镇,被瘟疫所吞噬。Sam无法忘记那种味道。

他们沉默着离开,沉默着回到Bobby的住所。沉寂死气还有那些损坏的汽车,明知无能为力的未来,威士忌也无法抚平内心的波澜。

Dean打开电视,在看到性感医生出场时不由举杯。

“敬你一杯,杂种。”


5)

“我想要我的兄弟回来。”Lucifer说道,Sam耸耸肩。

“我想要一只小马宝莉。”


6)

“世界和平其实也蛮好的。”再次在梦中相遇时,他如是告诉Lucifer。魔鬼褪去掩藏在好奇心与愉悦面容之下的面具,再次见证自己杀死Gabriel的那个疯狂夜晚后,愤怒成了唯一的情绪。Sam思索着如果不断在梦境里重复那个死亡,魔鬼是否会杀死他。

这值得一试,他考虑着以孤注一掷的姿态结束天启。但是Lucifer会把他拽回来,Sam不过是他手底下的一个玩具。

Sam耸耸肩笑了。这至少是个突破口。而且若是魔鬼在把他带回来的过程中出了差错,让他变得渺小。一个不再重要的容器,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但是Sam醒了过来。他仍然活着。

心底好似少了一块。


7)

在杀死那个穿着贝迪的家伙后,在杀死那个利用他的伙伴和昔日朋友的恶魔后,他再次怀念起在斯坦福的日子。

这可能是一个谎言,也可能是一种逃避,但这曾是他的天堂,恶魔们玷污了它,破坏了它,将它置于熊熊火焰之中。而他的兄弟将他从那道夹缝里拽了出来。

有时候,Sam会责备自己。

有时候,他只是理解了Lucifer的感受。


8)

曾几何时,天使只是虚构的生物。Sam信仰他们,向他们祈祷。现在,他们不过是一种另类的怪物。而Sam,他是一个猎人。

他阅读圣经和那些传说,寻找解决的方法,嘲讽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崇拜之情。

他们是缺席的上帝的战士,掌控者;在他看来,Lucifer是其中的佼佼者,Gabriel则什么也不是,至于Castiel……Castiel已经离开了,不再是他们中的一员。

Sam在一座废弃的教堂里找到了Gabriel的雕塑,雕像早已塌落,碎片遗失了,翅膀裂成了粉末。

他屈膝触摸着那些石头。冰冷且无生气。不论如何,他开始祈祷,昔日熟悉的语言变得陌生苦涩。

他幻想着有人聆听他的话语,暗自希冀还有人或者什么东西,仍然关心着这一切。


9)

Castiel回来了。Dean将Gabriel的事情和大天使最后的反抗告诉了他。

Castiel只是点点头,而后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屋子,那么平静那么冷漠。他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天使,Sam在想,如果Castiel承载着所有的负担,沉重到足以让他坠落人间,那么现在,失去翅膀的他又要如何回到天堂?

他试图去忽略这一点,试图让自己看向Castiel一如他的兄弟并未死去。然而他很清楚自己做不到,知道自己在即将到来的事情之中无法隐藏自己的情绪。

他递给Castiel一杯威士忌,看着他饮下自己的痛苦直到身躯变得麻木沉寂。可能,Sam想,可能这让Castiel仍觉得自己是一个天使。

他没有开口。


10)

“跟我说说Michael的事情吧。”Sam要求道,单纯只是想看魔鬼听到这个名字时表情的变化,想看到Lucifer脸上流露出的崩溃。

然而什么也没有。

这里只有一个被兄长遗弃的弟弟。


11)

“我会把他带回来。”魔鬼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狂热且充满人性。Sam为这个想法感到战栗,战栗自己旧时的那些回忆,那时他追捕恶作剧之神,寻找种种从地狱拯救Dean的方法,那些事情距今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他回想起自己的兄弟,Gabriel,还有Lucifer的新探索。

‘没错。’他想,‘我和他一样。’

他忽然没那么害怕了。

但他仍然无法接受这一切。


12)

他们发现瘟疫狂躁地怒骂着Lucifer,将疾病蔓延至全世界,Sam一度以为自己将不再干净。当他们带着第三枚戒指离开时,他忽然想到Lucifer是否也见过天启骑士,他是否也望着瘟疫的面容。他想象着Lucifer站在那里时的情形。

在兄弟俩回来后Bobby感到一丝困惑。“什么事都没发生。”他告诉他们,“什么也没有,就好像Lucifer受够了他那个该死的天启。”

而后Sam想起了他的梦还有Lucifer的新想法。

没由来的,他感受到了希望。


13)

他首先把这件事告诉了Castiel,Gabriel也是他的兄弟。当然Lucifer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尽管没有谁愿意承认这一点。

“他想把Gabriel带回来。”

一个停顿,一个蹙眉。Castiel仍然不敢相信所听到的,即使现在他是人类。Sam至今无法习惯这个,并非现今的沉寂也不是驱使着天使将Dean拖出地狱的人性。

最终Castiel回答了,谨慎地挑选着词汇:“如果他成功了,他的力量会被削弱。”

Sam点点头。他没有询问Castiel是否希望Lucifer成功。

他明白那个答案。


14)

如今Lucifer陷入了新的绝境,庞大的困惑取代了Sam原先知道的一切。

“为什么?”他问他,因为他需要知道,因为这意味着许多事情,他无法拒绝那个答案,不管他多么厌恶魔鬼。

“我不是Michael。”Lucifer回答道,好似这句话就已经足够,好似这就能解释一切。

但是也许,Sam想,这样就够了。


15)

“我想天启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他告诉Dean,“Gabriel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

像这样讨论Lucifer实在很诡异,并非针对魔鬼,也不是他们往常追杀的怪物。相反,这只是一个杀了自己弟弟的兄长,那场Sam一直无法理解的死亡。一位兄长想要扭转时间,想要再次更正所有的错误。

这件事,这个突变,Sam能够理解。

正如Sam和Dean,Sam不愿承认魔鬼的行径与他们是多么相似。他应该只是一个怪物,头顶双角,脚如畜蹄,身披火焰,那样他就能轻而易举地下定决心对付他。相反,他看起来像个人类;相反,他像人类一样思念着他的兄弟。


16)

在一座小镇的书店里,Sam翻开了小说的第一页。

这里面,Lucifer爱上了一位人类,这样的剧情原本会逗乐Sam,让他发笑。但是他没有。

反之,直到他必须去和Dean汇合,他才放下这本书。

而后,望着车窗外快速闪逝的世界,他忽然很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


17)

“你会帮助我。”魔鬼勒令道,原本习惯了的紧张感被Lucifer怪异的冷静取代,沉寂围绕在Nick的躯体四周,令Lucifer越发真实。在Gabriel之前,Lucifer不过是他梦境里的一团黑影,Sam甚至不敢确认自己能否触碰他。但是现在,他想他能够感受到那个血肉之躯,如果他愿意为他伸出援手。

然而他没有,他答应过自己永远不会这么做。

“你会帮助我,不然我会杀了Dean。”Lucifer的话语中透露出地狱之火的严苛,隐藏底下的力量不受控制般涌动起来。Sam往后退了退而后回答。

“Michael还是会把他复活。”这是事实,并非挑衅。天使们对他们的兴趣就像一道生命的保险,尽管Sam从未期待过这个。

“我很乐意看他这么做。”愤怒自信,和那些被遗忘的叛逆。Sam本想嘲笑他,提醒他当初是谁把他送入了地狱,但他明白天使从未忘记。

“我永远不会说同意,如果你杀了Dean。”另一个事实,明确且直接,最终,源自Lucifer的一些改变压倒了他。

“你会帮助我复活他。”

Sam没有回答,他想起多年前自己站在恶作剧之神的面前,他想起了一切的开端。

最后,他点了点头。


18)

Dean很生气,这位是受天堂庇护的义人。Sam沉默着直到他的兄弟后做出了退让,他不动声色地看向Castiel。

“所以你自作主张替我们答应了魔鬼的要求。”Dean说道,而后归入沉寂。

Sam点点头。

“他欠我们一个人情,我们可以让魔鬼欠我们一个人情吗?”

面对Dean的问题,Castiel只是耸耸肩,诡异且漫不经心的感觉弥漫在Jimmy的躯体四周。“也许。”他回答。

直到最后,Sam也没有说话。


19)

接连好多天Lucifer都没有出现在他的梦里,他的梦境又回归了正常。诙谐且色彩缤纷,狩猎怪物还有赤裸的女人,一条奔不到头的马路,斯坦福,和那些永远失去的事物。

他从梦中醒来,告诉自己并不孤独,告诉自己喜欢夜晚梦到的一切。他的梦再次只属于他自己,那些噩梦,他所依凭的,所忘记的,都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他从梦中醒来,而他不愿再次入睡。


20)

Lucifer在现实中找到了他们,荣光在他溃烂的皮肤下发出光芒,Sam无法停下注视他的冲动,下意识地细数起Nick皮肤上的伤口。

它们并非真实的伤口,他明明知道,但是内在的本性仍让他想要治疗它们,让他想去缝合那些伤口,用白色的绷带缠上。他几乎要被那副场景逗乐了,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也会遭受那样的对待,想到一个天使受困于一具灼烧的肉体。

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仅剩下恐惧,没有胜利没有希望。

Sam不确信那代表什么。

不知何时开始,他再也无法做出判断。


21)

两周后,Lucifer让Dean开枪射了他,一如往常平静面庞的展开一抹浅浅的笑意。Sam不由绞紧心脏,Dean发出了咒骂声,魔鬼张开手掌覆上心脏处那些子弹击中的位置。那里什么也没有,没有血迹,没有泪水,Sam无法忽略心中一闪而过的释然。

“感觉好多了吗?”Lucifer问道,Dean露出他最擅长的冷笑,然后点了点头。Sam非常确信他的兄弟在撒谎,但是他也理解那份冲动,理解Dean为何会扣下扳机,他们不能被老旧的温氏方法所打败。

研究的进度十分缓慢,他们蜗居的汽车旅馆的房间太过狭小以致难以承受小队间纷乱繁杂的纠葛。有时候Sam想过打开门然后逃离这一切,他的家族,他的命运,还有Lucifer看他的方式。

但他没有。

Dean仍然握着那把枪,准星对着Lucifer,Sam忍不住去想他的兄弟还能保持那个姿势多久,而他还能维持这个局面多久。

“我能再开几枪吗?”Dean开口,如此要求道。

Lucifer咧开嘴笑了。


22)

Castiel拒绝了他们,拒绝了Lucifer。

这对Dean而言是如此艰难即使他永远不会承认,同样于Sam而言,Castiel早已是他的朋友,偶尔,他会想念他。

这位前天使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他有些安静,有些局促,他总是不由自主地看向Lucifer。显然易见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像是一个天使,歪斜的脑袋,茫然的目光似乎永远都是这么迷糊,以及谨慎且艰涩的问题。

Lucifer也回望着Castiel。

这是Sam永远不会理解的无声尬舞,没有硝烟的战场,不同Sam和Dean,那种缺席了几个世纪缠绕在天使之间的兄弟感情。

Sam不由自主地观察起他们,呼吸停滞,等待着冲突最终爆发。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23)

Lucifer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存在,而他无法理解,无法理解自己对人类的意义,对Sam的意义。

多么茫然啊,他对人们敌意的好奇与困惑,总是那么不留痕迹。Sam想过朝他怒吼,伤害他,也许他会明白,但是他清楚这不过是白费功夫。Lucifer比任何人都明白疼痛的感觉,失去亲人的空虚,以及被背叛的剜心之痛。

他只是无法理解人类内心的芥蒂,Sam想过教他却无从下手。他想也许Gabriel会有办法。

也许Gabriel会教会他。


24)

有时候,Lucifer很安静,远远超过Castiel平时的模样,寂静围绕着他,围绕在所有人身边。有时候,Sam发现他会独自坐在某个角落,而有时候,Sam会坐在他身侧,聆听那些声音如何渐渐逝去,生命长流的脉搏如何缓缓停下。

如此平静而Sam甚至无法去把握,内心惊恐于这仿佛是某件事物的终结。他开始害怕寂静会无限延伸,而世界则会像这样永远运作下去。

然后,他开口了,告诉Lucifer一些大天使早已知道的事情。偶尔,Lucifer会作出回应。他会谈一些关于他的兄弟们的事情。大部分与Gabriel有关,鲜少涉及Raphael,而Michael仅有一次。

如今Sam已然明白,明白Lucifer翅膀上那道永不磨灭的裂痕,那是来自Michael的杰作,他明白Lucifer会永远爱着他的兄长,直至燃尽最后一丝荣光。Sam明白了自天堂坠落的无力感。

他想那也许并非堕落,也许,当有人在背后推了你一把,那只不过让残缺的一部分趋渐完整罢了。


25)

那天是星期日,乌云遮日落雨前的征兆,一个极其普通的星期日,那天Dean Winchester把一个魔鬼逗笑了。

Sam在经过屋子时险些为眼前的场景惊吓住,他扫视了眼四周,目光落在Lucifer身上,注视着他狂笑的姿态。多么疯狂,骇人,而又多么与人类相似,那是Nick的笑声。

这全部都属于Lucifer。

Dean看向Sam,挑了挑眉毛。“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他说道,Sam只是耸了耸肩。他没有听到那个笑话也并不关心这个,他只想知道Dean为什么要给一个魔鬼讲笑话,多么荒唐的想法,或许只有他的兄弟才敢这么做。但是他没有问出口。

他只是静静听着Lucifer的笑声。





27)

一座被历史遗忘却并未被天堂遗弃的屋子,一个墙壁上绘下舞蹈般印记的所在,一处人类的地盘,隔绝了天使与恶魔,如此神圣因为它从未被天堂与地狱染指。

里面空空荡荡,充斥着难挨的燥怒,他们的心跳声回荡在大厅之中。

那里有一间屋子,存放着一把武器,一柄被黑血沾染的小刀。另一间屋子里有一根蜡烛,仅有的一次燃烧已是久远之前的事情了。第三间屋子,放着一张纸条,模糊的文字好似叙述着古老的回忆。

Sam把它们都拿走了,Dean只是看着。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时间再次流动,也许它是为某人而转动,但是Sam告诉自己,不可能是因为他们,也不可能是因为Gabriel。


28)

Gabriel重得新生,绽裂的光芒、力量以及扭曲的空间,很长一段时间,他只是在重组原先的自己。

沉默随着他的目光蔓延开来,他的视线在Lucifer身上停留下来。而后他看向地上沾染了Lucifer血液的小刀,Sam回想起刺伤魔鬼时油然而生的恶心感,在这把刀下,魔鬼表现得更像是一个人类。

“我错过了很多,对吧?”伴随着一声逞能的笑意,担忧和其他些许被期待着的情绪漫上他的面庞。Dean耸耸肩然后点了点头。Sam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Lucifer宛如石像般面无表情地立着,这吓到了Sam,就好似一个新的开端,而事态远远没有结束。但是紧接着Gabriel上前一步站在了他的兄弟面前,所有复生后松懈的都被毫不掩饰的内心渴望所取代。

“Lucifer。”Gabriel喊道,而后等待着,直到Lucifer的手掌覆上他的臂膀,好似在确认眼前的Gabriel是真真切切的存在,好似他重新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Gabriel笑了,苦涩且随和。“你真是一个笨蛋。”


29)

Lucifer离开了。

Gabriel也离开了,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戏剧般的高潮和一个得意的笑容,而后跟着他的兄长去往未知的所在。

“你觉得这就结束了?”过了很久Dean才问道,“天启?你认为他就这样放弃了吗?”

Sam只是耸耸肩。他希望Gabriel的复生足以抚平魔鬼心中的怒气,他希望最后几周他们给予他的远远超过原先的一切。但是Lucifer没有太多选择,无力反抗自天堂堕落的结局。Sam不清楚是否有方法可以让他摆脱那些,脱离地狱禁锢。

他想起天使们的父亲,那位抛弃他们的上帝,思考如果他愿意帮助他的儿子,即使仅仅一次,帮助他如果Lucifer再次提出抗议。这是个疯狂的想法,一个Sam从未敢践行的想法,但是他现在很累了,他再也无法继续战斗。

他瘫倒在床上,同他几步外的兄弟那样眨了眨眼睛。外面,一天结束,黑暗与寂静再次蒙上大地。

Sam做了个梦。


30)

梦境中的世界令他感到如此平静与熟悉。这里很像最后几个星期他们相处的居所,像是他们为了寻找复活Gabriel的方法而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Sam希望Dean也来到这里,然后作出一番厌烦的评价,希望Castiel用他独特的方法看着他们,虽然他的目光总是有些太过。

但是这仅仅只是一具容器,与天使连接在一起的容器,只有他和Lucifer,而魔鬼看着他的方式总让人遐想他是否期待着什么

Sam深吸一口气,然后伸出了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