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SPN同人】墙(Samifer)

很久以前写的

发现可以接上文

不如就打个TAG接了吧(X)




曾经有很多人关心我,可我遗失他们了。


天空密布着乌云,快要下雨了。远方,空洞的雷鸣一阵一阵,谁也不知道第一滴雨水会在什么时候落下来,事实上,没有人关心这个。

这里没有人。

男人缓缓踏上一个高坡。

那里有一棵树,很奇怪,在他印象里,所有凭空出现的树下面都应该坐着一个人,那棵树却空空荡荡的,在即将到来的狂风面前显得无所依凭。

“很奇怪,对吧?”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男人仓促转过身,看见了一张陌生的面容。

“你……”

“嘘。”他做出噤声的手势,“不要说出那个‘W’开头的单词,让我们来聊一聊跟名字没有关系的事情。”

不需要名字。

这让男人放松了一些。

他熟稔地拍了拍男人的后背,搭着他的肩膀带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男人迟疑地看了一眼那棵树。

“别看那棵树了。”他说,“快下雨了,待在那里你会被淋湿了。”他转头望向远方,“这是一场暴风雨,你一定不会希望自己湿淋淋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

没必要因为一棵树就让自己陷入麻烦里。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一间小木屋,屋子有些年代,但是抵抗风雨还是足够了。

“你住在这里?”

男人跟着他走进屋里。

“实际上,是你住在这里。”随后他又发出一声轻叹,“已经很久没有人住在这里了。”

屋子里黑漆漆的。

男人看向窗外,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远处的树影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无力,很快,第一滴雨水落了下来,窗户上密密麻麻地划满了水痕。

如果,一个想法落在指尖和玻璃的缝隙中,如果他没有走进这间屋子,那么黑夜是不是永远不会降临?

冷风从四面八方灌进来,卷起他的衣角,玩弄他的脸颊,蹂躏他的发丝,它们围绕在他身边,就好像在围观一件新事物。

随即,他捕捉到一丝突兀的气息,那个人站在他身后,轻轻贴着他的身体,一只手覆上他的手。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道。

什么都不会改变。

你还是会把我放出来。

男人吓了一跳,可他什么都没有做,后背仍然静静地贴着身后的胸膛,那只手已经滑到他的肩膀上,然后拍了拍他肩上的肌肉。

“过来。”

他说。

屋子里点上了蜡烛,还有桌子旁边的炉火。火光映在男人的脸上,在他的眼里晃动。

风好像安静了。

他领着他坐在桌子边上,自己则坐到了对面。

他看起来很享受与男人面对面的感觉。

得说点什么,男人想。

“为什么是这里?”

“因为我在找你。”

男人怔了怔。

这里很大。

那个人无所谓地偏了偏头。

“我还是找到了你,你的声音很响,我听得到。”

“我说了什么?”

我明明什么都没说。男人想,可他还是问出来了。他忽然有些在意眼前这个人的想法。

那个人向后靠了靠,露出放松的模样,他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好像在思考,又好似在刻意隐藏情绪。

火炉发出噼啪声。

这感觉很奇怪。

好像他们就应该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男人盯着前方。

然后眼前这个人笑了起来。

“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不过不是现在。”

他又说道,视线转向窗外,微微蹙眉。

“他们应该给那棵树立块牌子,比如人类和狗免近。”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但是这句话却让他的注意力回到外面的暴雨上,雨声和风声交杂在一起。

还有那棵树。

树底下应该有个人。

也许是两个人。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藏在了雨里。

被他遗忘了的东西。

“那是一座墙。”

对面的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雨就是从那来的。

暴雨洗刷着大地。

然后大地重归初始。

很快,这个地方就要消失了。

“如果……”男人突然问道,“雨停了,我还会记得你吗?”

那个人皱了皱眉,这个问题似乎难住了他,然而困惑只是转瞬即逝,很快他又变回原来的模样,似笑非笑地望着男人。

“你希望记得我吗?”

笑容里藏着恶意。

纯粹的恶意。

男人回想起了什么。

记忆如同雨水打在玻璃上。

愈加模糊起来。

有个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回荡着。

那是一个名字。

男人辨认了很久。

仍然没有想起来。

那个人微微偏过头,朝他挑了挑眉。

“他们在喊你了。”

“你……”

“我们还会见面的。”

“我忘记太多了,我不确定……”

“那就去想起来。”他俯身向前,目光锁在男人身上,“你会想起我的,很快我们就会见面了,Sam。”

雷声轰鸣,电光落在树顶,激起层层火花。

男人抬起头,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了。

 

 

 

疼痛如潮水般涌来。

将他淹没。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