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温式效应

拉郎
只有我一个人喜欢的CP
自娱自乐的产物不打tag
Lucifer(SPN)XConstantine(comic)



这世界就是一个大大的玩笑。
但凡一个笑话遇上温家双煞,那就是一场全球性的连锁大灾难。
Lucifer发现自己没有回到笼子,他还是穿着最初的容器,脚下是凹凸不平的石砖,漫长的黑夜笼罩在城市一角,头顶落下淅淅沥沥的雨,污浊雨水令他的容器感到不适,理智告诉他应该离开这里,然而,在很久以前他就没有理智这种东西了。
巷子拐角爆发出一阵冲突,两个未经世事的瘾君子正在挑衅一个穿着风衣的家伙,很久以前Lucifer就不喜欢风衣,也许这和他那位总是死不掉的兄弟有关,酒吧门口的霓虹晃得那浅色的风衣格外显眼。他不应该站在这里,他应该感到愤怒,而他从来就不缺愤怒,从他被摔进该死的地狱之渊被永不熄灭的刑火炙烤开始,愤怒就在他庞大的身躯里盘踞下来。
那两个瘾君子哭喊着叫起了自己的妈妈,伟大的地狱之主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那个包裹在风衣里的灵魂正散发出恶魔的恶臭,久违的让他想起了那段离开地狱前往伊甸园中间的小插曲,那个漆黑家伙,好像……他有些记不清了,他从来就不是那些伤春悲秋只会哭喊着叫“爸爸”的天使。
然而正是这一驻足,一场毁天灭地的意外发生了。一辆急转弯的车子撞上了路灯,连同站在路灯边上的魔鬼一起,撞成了车祸的形状,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迟早会下地狱的灵魂——
约翰·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发出一声咒骂,如果此刻上帝在他身边的话,上帝一定会深情地朝他大喊:“我亲爱的孩子约翰啊,拯救那个步入迷途的人吧。”电话亭就在几步外,好像打开门,就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糟糕国家的糟糕事情,话筒被取了下来,没等他拨通急救电话,他就看到那个瘫在地上的家伙慢悠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粘稠的血液从他的额头流淌下来,染红了那对望向深渊的目光。
这家伙可给自己省去了不少麻烦,他想。
紧接着,那辆肇事车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起扔向了空中。
前提,如果他是人类的话。耶稣啊,这年头恶魔都满地走了吗?驱魔人下意识掏了掏他的口袋,除了一包皱巴巴的香烟什么都没有。
“操他妈的。”
康斯坦丁忍不住骂了一句,这时他突然想起那两个还定在原地的瘾君子,他一把夺过他们手里的小刀,撸起自己的袖子,毫不留情地割开了自己的皮肤。
地狱之主缓缓抬起头,人类给予的伤害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伤口,世界变得逐渐清晰起来,耳边响起遥远的声音,他重新感受到了自己的荣光,在狭小的容器里翻腾汹涌,是时候去找那些家伙们算账了,他抬起步子跨过扭曲的灯柱。
该死的。
康斯坦丁几步跑过去。
“嘿,地狱的狗杂种!”他喊道,抬起自己血淋淋的手臂,“回去跟你的撒旦爸爸哭诉去吧。”
Lucifer转过头,有些疑惑地皱起眉,目光停在他手臂的血痕上,而后,他的耳边炸开咒语的声音,这让他有些不适,仅仅一瞬间的不适,让他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事情,他眨了眨眼,放松似的挺了挺腰杆。几乎同时,一股蛮力拖拽着康斯坦丁把他拉进巷子深处,他的身体被牢牢地钉在了墙上,风声夹杂着翅膀破空的声音,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敢肯定前一秒这个家伙还在街对面。
妈的,那些狗娘养的家伙居然敢卖他假书!
直到靠近一些,Lucifer才确认了这股味道,意味深长地低喃着:“三头犬?”死亡的产物,他微微偏过头,饶有趣味地打量起眼前这个人,喉间发出一声可怖的轻叹,“你刚刚喊我什么?”
跟装神弄鬼的东西待久了,总会使人嗅出一些常人难以察觉的味道,当然这只是康斯坦丁自己的说法,他说,这是个技术活,从混杂的气味里挑出那么几样需要的。如今,从他的鼻腔到大脑都只充斥着两个字——危险。去他妈的危险,除非这家伙不是恶魔,他见过的恶魔可比他丑多了,而且恶魔可不会发出哼哼,他们只会逼着你去做一些带点邪恶性质的小计划。
“操蛋的魔鬼。”
驱魔人啐骂道。
“再猜。”
Lucifer后退几步,双臂抱在胸前,他展现出难得的耐心,就像是主菜前的开胃菜,显然这个人类知道很多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还有他的灵魂,上面绑着与三个魔鬼建立的契约,这让他产生了些兴趣,到底是怎样的人类能得到三个魔鬼的青睐。
“噢,见鬼的。”驱魔人突然发出一声感叹,他不敢去相信,但是显然易见刚才他听见的翅膀声不是他的错觉,然后他笑了起来,整个巷子都是他的笑声,“耶稣啊,我以为八百年前你就不管地狱这档子事了。”
康斯坦丁的反应令他感到意外,Lucifer有些疑惑,准确的说是这个世界让他觉得疑惑,直到这时,他这才注意到这不是他的世界。没有Winchester没有Crowley,连他曾经熟悉的天堂都变得不一样,地狱里塞满了肮脏血腥的玩意,他微微颔起头,眼前这个人就从墙壁上滑了下来。
康斯坦丁拍了拍他的风衣,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有些惊奇,看来眼前这位前地狱之主并非是个不能交流的家伙,而且,要是他能操到Lucifer的屁股,至少他以后可以挺直腰杆在地狱里行走了,去他妈的初堕者。
他掏出先前那包皱巴巴的香烟,里面只剩下两根烟,该死的尼古丁和该死的烟瘾,他抽出一根递给Lucifer,朝他眨了眨眼睛:“想听听地狱里那些烂俗的故事吗?”


三天后,Lucifer深深意识到这个叫约翰·他妈的·康斯坦丁的家伙就是个宇宙巨坑。这世界没有毁灭真他妈是个奇迹。





END



漫画里好多设定都会冲突。
想想就有点忧伤。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