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Aiden/Desmond】那些阿萨辛们

每次写完都会觉得这是我最后一个脑洞。
已经取不出标题了。
小段子要什么标题。
OOC有。
BUG也有。
总而言之,打折大法好!



001
育碧最近总是打折,每次打折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刺客基数呈倍数增长,虽然这有利于刺客组织的振兴,但也带来了一些的问题——导师的数量是有限的,刺客们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训练那些新人,而且他们实在太穷了,没有多余的经费去为那些新人制造装备,直接导致许多新人的装备参差不齐。
总之,麻烦接踵而来。
这也是为什么Desmond即使退休了,还要继续为刺客组织效力,一切都是为了刺客组织的复兴,先祖们向Desmond洗脑着训练新人的重要性。
最近,组织又给Desmond分配了一批新人。
回想起小时候老师们经常感叹“真是一届不如一届”,Desmond也常常感叹现代人的体力真是越来越差了,跑个八百米爬个五层楼都会大喘气,想想自己的男朋友,Aiden Pearce,一个黑客——典型的宅男,跑酷打架背后偷袭,哪一项不是上不了台面的?
果真是时代变了。
Desmond禁不住感叹。
总之,这项工作十分耗时间。
Desmond基本将打工外的业余时间都搭进去了,每天回到家也是倒头就睡,这让他的室友有些烦恼。
“最近来了个新人很不好弄啊。”肖恩在电话里这么跟Desmond说,“我们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他交给你。”
Desmond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兜帽的年轻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于是,接下来的一整天——
“嘿,跑楼顶的时候眼睛看着前面不要看脚啊!”
“楼下有草垛,你不会摔死的!”
“摔一下也不过几格血,喝瓶AD钙就恢复了。”
“什么,为什么信仰之跃不会把人摔成肉饼?我怎么知道!”
Desmond深深捂住脸。
“刺杀的时候不要这么远就停下来,袖剑够不到的……你又不是康纳又不会瞬移。”
“那只是个水潭!里面不会有尼斯湖水怪!”
“麻烦您动一动你的脚跨过去吧。”
“哦,天呐!”
再一百零八次双人刺杀失败后,Desmond愤怒地扯下了新人的兜帽,他倒是要看看何方神圣能通过刺客组织的初次筛选。然而,帽底下整整齐齐的大白牙击溃了Desmond。
“A…Altair?!”
年轻的刺客发出一声低吟,“你在这里做什么!”
先祖面色严肃地抬起头,望着芝加哥繁华的景象,目中流露出一丝悲哀与痛苦,随后他缓缓说道:“我来看看你的训练进行得如何。”而后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你做得很好,刺客组织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Desmond想也不想立刻掏出手机给Malik打了个电话:“请问是A-Sayf先生吗?你最近是不是丢了一个刺客……嗯嗯,对,就是天天嚷嚷着要跟肯威家族混的那个,好的,我等会就把他给您打包送回去。”
安顿先祖花费了比往常更多的时间,Desmond拖着疲乏的步子走进公寓,在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影后,Desmond向前倾了倾,靠在了Aiden身上。
“明天别去了。”
黑客提议道。
Desmond沉思了会,闷闷地点了点头。
就让刺客组织的伟大复兴多等他一天吧。



002
现代化大都市对传统的刺客来说就像是一剂毒药,不管是攀爬跳跃还是信仰之跃其难度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尤其圣殿骑士们还喜欢建高楼。
美名其曰是为了公司形象,其实就是对刺客们赤裸裸的嘲讽吧——看你们这群阿萨辛怎么在光秃秃的玻璃墙上攀爬,哈哈哈。
圣殿骑士们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Desmond最近有一个麻烦。
Desmond不仅不喜欢育碧打折,也不喜欢城市里的垃圾车。
前者会占据他的休假时间,而后者——
则会占据他的浴室。
有些垃圾车和那些年装草垛的车子非常相像,直接导致先祖们有时候一个眼花摔进了垃圾堆里。Desmond十分坚信这是圣殿骑士的另一个阴谋,才不是先祖们“年老昏花不明事理”。
Ezio有时候会来芝加哥看望Desmond,偶尔还会捎上阿诺,他们给Desmond带了些特产,然后勾肩搭背往酒吧去了。
Desmond不知道Ezio是怎么勾搭上阿诺的,这里面一定有另一段腥风血雨。
总之,去酒吧的下场往往就是这两个家伙惹了不该惹的人,一顿乱揍后,喝得醉醺醺的两位刺客爬上了西尔斯大厦,然后在凛冽的寒风中抱头痛哭起来,他们哀叹着世界的不公,高声痛骂着刺客和圣殿骑士的卑劣行为,最后两位刺客双双摔进了楼底下的垃圾车。
所以怎么能怪他们“年老昏花”呢?Desmond很庆幸自己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变成肉饼。这种时候,他不得不麻烦Aiden开车来接他们,Desmond清楚自己一直在麻烦Aiden,在他把两位散发奇怪味道的刺客送进浴室后,歉意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黑客,黑客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走过来。
Desmond踌躇着坐了下来。
然后Aiden像往常一样搭上他的肩膀。
有时候,沉默比什么都尴尬,也许他的男朋友并不擅长表达过多的感情,这是网瘾少年们的通病。他还记得有一次他和Aiden一起看望他的妹妹和外甥,明明是一家人,明明近得伸手即可触摸,却好像隔着一道墙,目光遥遥对望着。
什么也看不清。
也许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想着,Desmond往身侧靠了靠,他将手掌放在黑客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裤子上细微的纹路,而后耳边响起一声轻微的抽气,也许是他笑了,Desmond想,他感觉肩上的力道微微加重了,紧接着他被圈入一个怀抱中。
也许,他的男朋友不会觉得他是个麻烦。
“明天我要向他们收住宿费,还有水费。”
Desmond望着浴室,振振道。
Aiden点了点头,随后笑了。
“你可以多收点。”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