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原耽】论一个武林盟主的修养

祭奠我几个月前逝去的武侠梦_(:3」∠)_




武林盟主被邪教教主抓走了,一时间江湖大乱,个中高手纷纷崛起,欲夺盟主之位,因涯临危受命,携数人踏上救盟主之途。
因涯找到武林盟主的时候,盟主正在河边钓鱼。那妖邪便躺在盟主的怀里,两人正讨论晚上是吃水煮鱼、酸菜鱼、红烧鱼、清蒸鱼还是糖醋鱼。
妖邪道:“每样来一道吧。”
盟主看了眼鱼篓,摇摇头:“我们没那么多鱼。”
盟主又道:“你最近胖了,还是少吃点好。”
妖邪娇媚道:“那还不是小南的手法越来越好了。”
小南是盟主的小名。
众人一脸黑线。
因涯上前一步,抱拳道:“盟主。”
盟主看到是因涯。
盟主同他打了个招呼。
盟主继续淡定地钓鱼。
众人:“……”
因涯看了一眼身后的众兄弟,硬着头皮道:“盟主,山雨欲来,江湖恐怕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因涯受众人所托,请求盟主回去主持大局。”
盟主蹙眉:“邪教滋事?”
因涯:“不是。”
盟主:“官兵镇压?”
因涯:“也不是。”
盟主:“白菜涨价了?”
因涯:“这,我不知道。”
盟主:“那就别烦我。”
因涯:“……”
妖邪忽然动了动,揽上盟主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道:“小南你看,他们待在这里,都把鱼吓走了。”
盟主点点头:“夫君说的是。”
盟主头也不回:“你们走吧。”
因涯犹豫不决,欲开口。
盟主截断道:“失我一人,远江湖于邪教之魔掌,救万民于水火,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妖邪佯怒道:“小南你这样说,为夫的心好痛。”
盟主安抚之:“骗骗他们的。”
众人:“……”
最终他们还是未能说服盟主。
因涯怒了:“盟主,这妖邪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值得您放弃大好的前程,甘愿在这里……钓鱼!?”
盟主也怒了:“那你说我要跟谁在一起?跟你?还是跟他们?”
因涯无言。
众人也无言。
盟主突然问道:“因涯,我是不是很牛逼。”
因涯答道:“盟主武功盖世。”
盟主满意地点点头,一把扯下妖邪脸上的面具。
众人倒吸一口气。
妖邪不愧是妖邪,长得真是好看。
妖邪冷目斜视,杀气毕露。
盟主继续安抚:“夫君的容貌与武功举世无双,藏着掖着也是浪费,不如让他们这些俗人开开眼界。”
妖邪被哄得很开心。
因涯心想,真不愧是盟主。
盟主转头看他:“因涯,你说除他之外还有谁配得上我?”
因涯摇摇头。
盟主又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因涯又摇了摇头。

因涯最后留了下来。
盟主说:“你大吼大叫,把我的鱼都吓走了,得赔。”
盟主又说:“你回去也没事干,不去替我打下手。”
因涯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们的车夫。
妖邪攀在盟主身上,深情道:“小南,你今天的话真好听,再多说几遍给我听。”
盟主目光灼灼:“有些话,说一遍是情义,说多了便是敷衍,我怎么忍心敷衍你。”
妖邪听得很开心,娇羞地依偎在盟主身上。
因涯觉得自家盟主真牛逼。
宝马踏得尘土飞扬。
身后传来阵阵呻吟。
是盟主的。

因涯原本以为这两人只会钓鱼,后来发现他们不仅喜欢钓鱼,还喜欢到处乱跑。
所以常常有如下场景——
“妖教,拿命来!”
“妖孽,受死吧!”
“前盟主,别来无恙!”
“前”盟主指了指因涯,面无表情:“你们认错人了,他才是。”
江湖后辈自然没见过盟主与妖邪的真容。
于是因涯被人追了半座城。
次次如此,因涯很头痛,又不敢发作,趁着哪天盟主心情愉悦,他悄悄提议道:“盟主,总是被人追杀,也不是个尽头。”不如安安稳稳找个风景秀丽的地儿隐居下来,免得见了心烦。
盟主呷了一口茶,正色道:“因涯,我这是在锻炼你,我很少提点别人,不要负了我的一片苦心。”

老家有飞鸽传书,通篇都是与新盟主有关的苦水,大家痛定思痛,决定让前盟主复位,就算他带着妖教主一起回来,大家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只当那是盟主新进的夫人。
因涯如实告诉了盟主。
盟主沉默了很久,怒道:“回去,让他们看我的笑话吗!”
恰好妖邪走进门,听到盟主的话,微微皱起眉,冷声道:“委身于我,让你觉得是个笑话?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与我说那些话!”说罢,便要离去。
盟主赶紧搂住他的腰,哄道:“失节是小,失你是大,夫君貌美无双,我若回去,你必暴露于江湖人面前,若是被某些宵小之辈看上了,我是会心痛的。”
妖邪很开心,似乎忘记了盟主先前的话,反身抱住盟主便欺了上去。
因涯暗自松了一口气,盟主太他妈厉害了。

因涯一直觉得很奇怪。
纵然邪教根基深厚,被这两人一通胡花也不可能剩下多少。
终于有一天,在因涯被人追着跑完五公里后,盟主指着一处大宅对他说道:“是时候验收这些天的成果了,你去里面转一圈,挑值钱的拿,别被发现了。”
因涯身负今后能否吃上肉的重任,去大宅里转了一圈,然后就被抓住了。
这是新盟主的大宅。
与前盟主不同。
新盟主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年人。
新盟主听说来了一个很牛逼的刺客,便要亲自审问。
新盟主拿着一条长鞭,目光冷冷地望着因涯。
因涯心底一寒,全都招了。
“我是被前盟主骗来的。”
“我真的不是来杀你的!”
新盟主头一次听人如此坦白,很好奇,问他:“你不是来杀我,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因涯如实道:“偷东西,养家糊口。”
新盟主不是傻子。
所以新盟主没有信他。

因涯被关了起来。
新盟主说:“此人本性非恶,只是误入歧途,调教一番,必能成为正道栋梁。”
因涯心里苦,他本来就是正道栋梁。
于是,新盟主天天同他宣扬自己的美好宏愿,有事没事还同他过几招,美名其曰切磋,其实就是为了欣赏因涯在他剑下求饶的姿态。
新盟主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因涯越来越能理解前盟主的心情。
这武林盟主果然不是正常人能当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盟主对前任盟主的政策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引得很多名门正派不满。
所以新盟主很忙,忙着对付各种刺客、暗器、美人,忙着在桌案上打哈欠。
所以很多时候,新盟主都是没时间管因涯的。
因涯无所事事,就在宅子里乱逛,他惊讶地发现偌大的宅子,竟然连个供新盟主消遣的女人也没有。
因涯忽然挺心疼新盟主的。
但一想到自己还要继续被新盟主洗脑新世界新生活,还要每天在他的剑下受折磨。
同情心霎时荡然无存。

新盟主终于要出门了。
临走前,新盟主对他说道:“如果你敢逃,我一定会把你打成残废拖回来。”
新盟主一向不欺人。
因涯心里清楚得很。
新盟主走后当晚,因涯便开心地撬了锁,避开层层护卫,跃上大宅墙头,再一步他便能离开此地,空气里漂浮着自由的气息,因涯已能想象自己在大地上自由奔跑的模样。
忽然一个身影也跃上墙头。
因涯吃了一惊。
因为这个人是从外面来的。
他仔细看去,发现来人正是自家盟主。
盟主微微笑着,神情很是诡异。
因涯心叫不好,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盟主道:“你还记得你当年跟随我时,你说的那些话吗?”
因涯自然是记得的。
他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盟主道:“如今我已不是盟主,你还愿意听听我的废话吗?”
因涯不敢多话,只道:“是。”
盟主长叹道:“因涯,你为人忠肯,跟随我只会白白浪费你的年华,新盟主虽然怪癖,但不失为一个良主。我相信你在他手下,必会有一番作为。”
因涯听得很感动,然后骂道:“老子变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盟主一巴掌把他打了回去。

因涯企图逃走的事情几乎立刻传到了新盟主的耳边,新盟主很生气,匆匆撂下手头事情,就赶了回去。
新盟主瞪着因涯。
因涯好似犯了错的孩子,不敢直视他。
新盟主质问:“你为什么要逃走?”
因涯低着头:“因为我渴望自由。”
新盟主又问:“那你又为什么回来?”
因涯轻声道:“因为我舍不得你。”
新盟主很感动。
新盟主觉得因涯跟别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新盟主牵起因涯的手,柔声道:“因涯,是我对你过于严苛,从今以后,你就随我同吃同住,有什么话只管同我说。”
“我想一个人睡。”
“乖。”
新盟主哄道,把因涯抱到了床上。
因涯心里一紧,反手握住新盟主不安分的手,眼前好似划过那妖邪对前盟主的所作所为,心跳得很快,脸颊微微发烫,他不断提醒自己,今后是否还能挺直腰杆做人,全看今日一战。
新盟主皱起眉,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腰,声音低沉且嘶哑。
“因涯,不要分神。”
后者轻吟了一声,瞬时卸了盔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