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SPN】Knock,knock(短完Samifer)

很久没动笔写过同人文了,说起来自己都觉得羞愧。有点怕ooc,所以先拿短篇试试手,一个很小很小的脑洞,小到可以忽略很多bug和逻辑问题。







Sam Winchester,最终还是来到了天堂。人总是会死的,或者向下,或者向上,他从没想过自己能够得到救赎,毕竟仔细算来,大多数麻烦事都是他惹出来的(他们还被天使追杀过),如果有天堂履历表这东西的话,他的经历一定会很精彩。

备注:这是我第二次上天堂了,而且我和上帝有过用同一间浴室的交情,希望各位大佬手下留情。

总而言之,这很奇怪。
Sam站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暗自猜测这是不是上帝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毕竟在见识过上帝的英姿以后,他知道上帝并非是自己想象中那么严肃正经的形象。不管是谁,如果有一群不省心的智障孩子和一个天天同自己对着干的姐姐,大概也会想要离家出走吧。
天堂这一家,实在让人很不省心呐。
当Sam反应过来自己在上天堂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吐槽上帝的时候,他已经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了,也许更久,他不确定墙上的挂钟是否准确,它也许只是一个装饰,也许它是按照他的内心期望转动的。

这里是天堂。
这里是他的房间。
属于他自己的地盘。
没有怪物,没有天使,没有麻烦。
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当环顾四周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房间太干净了,正如字面上所说的那样,干净得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居所,他曾经想象过这一切,他会有一个书柜,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一张适合自己的书桌,还有舒适的沙发——他现在就坐在上面——他或许会需要一间厨房,不过他不一定有Dean那样的手艺,后来厨房这个选项被换成一个冰箱,最后冰箱也从列表上被删去了,哦,对了,还有照片,Dean,Castiel,Boby,Jess……或许会有Crowley……Ruby?大概吧。不管怎样,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空空荡荡,毫无生气。
房间反应的往往就是一个人内心的想法。如果一个人对着自己的内心说,不,这不是我想要的,这都是天堂的天使们造出来欺骗自己的假象。那么这个人一定是疯了。Sam觉得自己也许早就疯了。在Dean答应交换自己生命的那一刻?在他放出Lucifer的那个时候?在他的灵魂被撒旦的怒火鞭笞的时候?太久太久了,他突然意识到,已经足够了,在他内心深处,他其实很早就放弃了对爱情,对生活,还有家庭的追求,Dean至少还有一个幻想,可他呢?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和一个“boom!”一下就到了更年期的母亲。
这可弥补不了青少年问题。
说起来也很可笑,最了解他的人,说不定就是那个他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人。
Sam自嘲似的笑了笑。

忽然,一阵敲门声从房间的一端传了过来。
坐在沙发上的人吃了一惊,警觉地抬起头,循声往去,原本洁白的墙面上出现了一扇门,一扇不可能出现的门。
这太诡异了。
Sam心想,天堂什么时候还有上门服务了?难道天使们还会定期拜访上面的住民,问一问他们的居住感想,征集些意见,然后做个表格,上报给更上面的人,要求改进生活质量提升民众威信力什么的,这里可不是美国。
再次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当敲门声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Sam决定去看看外面那个不速之客,反正他已经死了,而且他有大把的时间,真正意义上的闲的蛋疼。而且待在这房间里让他很难受,就像把自己的内心赤裸裸地在眼前剖开了一样令人不适。
而敲门声正好给了他一个借口。
他需要“新鲜空气”。
“哦,我还以为我敲错门了。”
门被打开了,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眼睛,Sam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他愣了好几秒才想起自己应该惊慌一下,然后迅速把门关上。
可是来不及了。
这个不速之客已经抢先一步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有些疑惑地盯着门上标着“Sam Winchester”的小牌子。
“你知道吗?他们总喜欢把同名同姓的人一股脑放一块,好像这样就能证明什么似的……”这名不速之客自顾自说着,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长得跟肥猪似的姑娘竟然也叫Sam Winchester,难道Sam是个女孩的名字?嗯,他的父母一定是疯了。”
Sam只知道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许久才试探性地问道:“Lucifer?”
来者对他的反应并不惊讶,只是默认似的耸了耸肩膀。
Sam皱起眉:“这里是地狱?”那样这一切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空荡的房间,莫须有的烦恼,这一定又是Lucifer想出来的新诡计,用来折腾自己的。
Lucifer露出无奈的表情:“哦,拜托,别这样想,不要总是把所有的坏事都安在我头上,我偶尔也是会做些慈善事业的,比如给寂寞空虚冷的Sam·Girl·Winchester送温暖……”
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里不是天堂。
他没有得到救赎。
Sam已经听不进更多的话,他麻木地转过身重新回到沙发上,一想到自己死后还要被Lucifer骚扰,他便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灰暗,凭什么他哥哥就可以得到天使的守护而他就活该被撒旦纠缠。想到这里,先前的烦恼好像都不算是烦恼了。
Lucifer花了好长时间才说服Sam他确实来到了天堂,而他也不是他脑海中的幻觉。
Lucifer,撒旦,邪恶的化身。
如假包换的大天使。
如同做梦一般。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从笼子出来的?”
“你猜。”
Lucifer靠在沙发的另一侧,露出标志性的微笑。然而在漫长的沉默后,他只好勉为其难地退一步说道:“好吧,毕竟这里曾经也是我的地盘。”

“话说回来——我可没有想到你的房间会是这样……”Lucifer环顾一周后,做出了评价,“嗯,充满了禁欲感。”
天呐。
Sam终于忍不住哀嚎。
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他还是要遭受Lucifer的骚扰。他真不应该开门的。
为什么天堂不能设置一个部门,比如定期访问住户什么的?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