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Aiden/Desmond】秘密(上)

有OOC有OOC有BUG有小设定
复习,满脑子都是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和敏感内容。
攒攒人品。
社会主义狗。
(一直以为肖恩是历史顾问兼数据库管理员,后来发现他还提供技术支持,我可能带了假脑子,玩了假刺客3……)







他们都是些悲惨的人物,他们没有一个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记得他们,然而,故事却还在继续着。
有一天你打开手机,无意间看到了那些故事,那些英雄,那些结局,你想起了你自己,于是你做了一个决定,短暂的停顿后,你按下了那个按钮……


戴斯蒙偷偷打开了电脑,刻意营造的诡秘氛围下,显示器正散发阴冷的白光。没有人会责怪他使用电脑,可一想起自己即将要做的事,这位现代刺客还是有些心虚。上一次用这台电脑查询公司信息时,阴差阳错下,戴斯蒙发现了一处隐藏文件,未来得及打开——倒不是好奇心驱使,只是乍看下文件的编码有些似曾相识——便听见门口传来开门的动静,不得不仓促地关了文档,点开了浏览器。
然而阴差阳错毕竟只是阴差阳错,可想而知没有专业知识的戴斯蒙如果再想找到那个文件夹可没那么容易了。为此他打了一通电话求助瑞贝卡,在对方“你想让我失业吗”的质疑下,戴斯蒙收到了一个程序。
“你最好做得干净点。”听语气显然她对这位刺客的技术并没有抱有多大希望。
戴斯蒙依照指示运行了程序,搜寻的速度慢得惊人,在两人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冷清清的程序界面终于跳出了那个与戴斯蒙有过一面之缘的文件夹。
“文件好像被锁住了。”
“你这是废话。”
说罢,瑞贝卡又传给他一个程序。
“把那个文件放进去试试。”
“失败了。”
“试下这个。”
“没用。”
“这个呢?”
“还是不行。”
“……”
“……”
连续几次失败后,戴斯蒙放弃似的向后靠了靠,抬手揉了揉微微发痛的太阳穴,相比之下,原本不情不愿的另一人,斗志反而愈发高昂。
短暂的沉默后,瑞贝卡下定决心似的指导戴斯蒙从这台电脑上获取了权限,着手远程破解密码的工作。
“没问题吗?”
戴斯蒙注视着快速变化的电脑屏幕,心想这跟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啊,忍不住暗暗叹了一口气。
“反正迟早也会被你男朋友发现,不如就做到底,看看这文件有什么能耐。”后者满不在乎地说道,忽然惊叹了一声,“哇哦……我有点喜欢你的男朋友了……”
“——!”
突如其来的感叹令戴斯蒙吓了一跳,斟酌着准备开口,瑞贝卡才堪堪补充道:“我是说,你男朋友的电脑。”
“下次你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吗?”
戴斯蒙压下凌乱的语气,干巴巴道。
耳机的另一段沉默了会,突然传来一阵笑声:“你慌什么,我又不会真的和你抢人,难道你对你男朋友不放心?”
“当然不是……你……”话音一顿,戴斯蒙慌忙转移了话题,“你还要花多长时间?”
“鬼知道,这得看你男朋友有多重视这个文件。”
也就是说直到艾登回来,瑞贝卡也不一定能解开,想到这里,戴斯蒙就丧失了大半信心,他到底为什么要去好奇那个文件的内容?
“所以我早跟你说了,不如直接把电脑拆了寄过来。”
“那我一定会被艾登杀死的。”
戴斯蒙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突来的震动感打断了他的思绪,戴斯蒙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一条新短信映入目中。
艾登发来的。
没什么特别的内容。
大意是这次的任务遇到了点麻烦,暂时不能回来了。
私法制裁者的工作总是带着危险,戴斯蒙早已见怪不怪,习惯性地回了一些祝福的话,便听到耳机那头传来的评价。
“那样的话时间应该就足够了。”
“你偷看了我的短信?”
戴斯蒙一怔,不满道。
“嘿,就看了一眼,黑你的手机可比黑这台电脑简单多了。”瑞贝卡轻哼了一声,“话说你还真是淡定啊。”
“去了也是帮倒忙。”
戴斯蒙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进行某个刺客任务时,不幸撞上了那位传闻中的私法制裁者,当时场面一片混乱,两人差点没能从枪林弹雨里逃出来。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戴斯蒙正式认识了艾登·皮尔斯。
“他把你保护得真好。”
“什么意思?”
戴斯蒙皱了皱眉。
“我刚刚试着追踪了手机信号,信号半个小时前所在的位置发生了一起枪战,有人受伤了,但是警方没有发现伤者和尸体……我就想……喂,戴斯蒙?你还在吗?”
“嘿!戴斯蒙·迈尔斯!……”
“……”
“……”
“好的,我会把破解后的文件发到你邮箱的。”


戴斯蒙没想过自己能在偌大的芝加哥找到那个神出鬼没的黑客,在他跑出屋子的时候,他甚至都忘了向瑞贝卡询问发生枪战的地点,好在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新闻和情报人,在认识的人协助下,几经辗转,戴斯蒙终于找到了私法制裁者最有可能藏身的所在。
他还是太冲动了。
一边这样向自己解释着,一边往楼内走去,没走几步,戴斯蒙就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从走廊另一本传来,来者显然不是艾登,戴斯蒙收敛神色,警戒着保持着原先的步速,就在快要走到转弯口的瞬间,他忽然往另一边一闪,对方几步趔趄,偷袭失败了。
几乎同时,戴斯蒙回身一个肘击,另一只手抓向对方的腰间。来者没想到对方的身手如此敏捷,勉强避开攻击的同时,枪也被对方抢了去。
戴斯蒙没想过伤人,这里毕竟是艾登的地盘,这个人不过是遵循指令罢了,正准备开口解释,那人突然从背后掏出一瓶防狼喷雾剂,只听见一声——
“噗嗤嗤。”
戴斯蒙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艾登哭笑不得地看着捂着眼趴在床上的戴斯蒙,头不免有些隐隐作痛,虽然先前的枪战中,那些枪手并没有击中他的身体,但是擦伤伴随而来的后遗症还是让艾登很苦恼。
“晚点我让普斯勒给你买瓶眼药水回来。”
普斯勒就是先前偷袭戴斯蒙的那个人,听到这个名字,戴斯蒙觉得自己的眼睛更痛了,隔着枕头闷声回答:“没事,过一会就好了。”
心知对方是硬撑,艾登还是给普斯勒发了一封消息。他起身缓缓走到床边,拿起温水浸过的毛巾,伸手拍了拍戴斯蒙的后背:“起来,我帮你擦眼睛。”
戴斯蒙迟疑了会,慢吞吞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躺着的时候倒是没什么感觉,一坐起来,脑袋便炸成了锅——戴斯蒙正面扛下了防狼喷雾剂,只记得当时双眼一黑,刺痛的感觉瞬时麻痹了大脑,紧接着他的膝关节遭到一击横扫,身体失去平衡向一侧倒去,后脑勺顺理成章地磕到了墙壁拐角,差点把这位刺客磕晕过去。
妈的,谁出门打架还会带防狼喷雾剂?!真是不能理解。
艾登一手搭着戴斯蒙的肩膀,一手拿着毛巾轻轻擦拭着这位刺客的眼角。他也有些不能理解,明明自己才是伤患,怎么反而变成了照顾人的那个?不过话说回来,戴斯蒙的出现确实是个意外,来的是私法制裁者的狂热粉丝带给艾登的震惊程度显然都没有一个戴斯蒙来得高。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或许,他不应该低估刺客组织的情报技术,这位黑客暗暗想着。
先前已经用温水清洗过一次,戴斯蒙的两只眼睛仍是通红通红的,像是大哭过一场,与平时清闲在家懒散的模样不同,确实是有些可怜了。说起来,除了第一次见面,艾登还真的很少见到这位刺客狼狈的模样。要不拍一张照片留个纪念吧,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随即,他便收到了一记布满血丝的眼刀,好似无声的质疑。
艾登继续笑着,身体微微倾斜,两个伤患就那样倚靠在一起。
“挺好的。”
他想,至少我不用一个人养伤了。


两位轻度脑震荡患者大概修养半个月才勉强可以出门,戴斯蒙毕竟还算年轻,恢复得更快一些。
直到这时,艾登才忍不住感叹年轻真好,一边轻声感叹着一边指挥闲置已久的刺客完成了自己没有做完的工作——透过摄像头看着自己男朋友迅捷利落的身影,还有那些高难度的刺客技巧,与其说是惊奇倒不如说是惊艳,如果合理利用一定可以省不少力气吧。
私法制裁者就那样坐在电脑面前悠闲地考虑着。
下次的任务也带上他吧。


总之,回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确信没有留下任何尾巴后,两人才堪堪回到久违的屋子。
为私法制裁者奔波了几十天,戴斯蒙如今只想好好睡一觉,这位黑客使唤起人来倒是一点都不输于肖恩。
然而才踏进家门,戴斯蒙就想起了出门前拜托瑞贝卡办的事,心下一惊,一边故作镇定地往屋内走去,一边瞥向那台电脑。
是关机的。
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想也是,都过去那么多天了。戴斯蒙随便找了个独处的借口,打开手机去查看自己的邮箱,果不其然,有一封新邮件,来自瑞贝卡。
邮件里有三个文件,还有两句温馨提示。

“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里面的内容。


PS:你真的应该关心一下你男朋友的性生活。”

两句话都有些莫名,戴斯蒙顶着疑问打开了第一个文件,这里面是戴斯蒙在阿尼姆斯里的资料,暂且不说艾登是怎么搞到这些资料的,为什么这些视频连艾吉奥的床上生活都记录下来了,不,视频竟然还附有戴斯蒙在阿尼姆斯的同步状况……
戴斯蒙扶着额头关掉了第一个文件夹时,心情顿时凉了一半,完了,不知道艾登看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怀着情况不可能更糟糕的心情点开第二个文件夹后,戴斯蒙看到了一段模糊的视频,视频是在疑似山洞的所在拍摄的,一群阿伯斯泰格的员工正在对一具尸体进行打包工作,视频内的光线并不充足,戴斯蒙虽然觉得那个尸体的服饰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第三个文件夹里面只有一篇文档。



戴斯蒙·迈尔斯,死于2012年12月21日。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