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啦

小升初在即

【Aiden/Desmond】男朋友的背景太强大该怎么办

戴斯蒙·迈尔斯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喜欢上那个穿着大衣的黑客,正如刺客们也未料到他们执着已久的记忆终点也是戴斯蒙生命的终点。
漫长的历史让这个本应被时间抹去的人明白,有些事情,追究了,也不会得到答案,比如现今走在芝加哥城的戴斯蒙究竟是一堆数据还是活生生的人类,比如艾登·皮尔斯微微发福的身材和眼角新添的皱纹。
昔日风光无限的私法制裁者漠然地站在自家门外,即使隔着布料手掌也能感觉到微微松弛的腹部,人入中年,有些事情果然勉强不得。
艾登·皮尔斯心情复杂地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自己是怎么和戴斯蒙在一起的,那会他大概是头脑晕厥了才会把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刺客带回家。仍然记得戴斯蒙第一次带他见家长,这位平日里游刃有余的刺客突然变得缩手缩脚,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直到艾登打开客厅大门,看见本就不大的房间被几位肤色容貌各异的人塞得满满当当,他的心情也随之沉重起来。
几位先祖用各自独特的方式问候了私法制裁者,并对他们可爱后代的未来表达了祝福,那一瞬间,艾登·皮尔斯意识到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是的,纵然他有着令人忌羡的身高,也绝对干不过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刺客流氓。

那几天真是芝加哥的灾难。

面对自己热情的先祖,戴斯蒙·迈尔斯只能无奈地抚了抚额头。
在他搬入新家的第一天,他与一位黑客同居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刺客组织,甚至连阿泰尔的那只信鸽都熟知了他们的所在,那些刺客们只差举着横幅跑到阿伯斯泰格公司门口去蹦哒了。
说起来,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行踪的,连一向为自己黑客技术骄傲的私法制裁者都对此感到困惑。
这个历千年而不衰的刺客组织果然是个诡秘的存在。

艾登很庆幸戴斯蒙没有遗传他那些先祖们让人头痛的毛病,戴斯蒙也很庆幸他的先祖们管住了他们的手。

艾登推门进屋的时候正看见戴斯蒙打开了浏览器,听见动静,戴斯蒙回头朝艾登打了个招呼。
“抱歉,用了你的程序。”
戴斯蒙很少用电脑,年轻时为了躲藏组织的追踪他就很少使用科技产品,当初艾登教他使用他的电脑时,戴斯蒙的内心甚至是拒绝的。
艾登有些好奇地走到戴斯蒙身侧,粗略一瞥,发现这位刺客正在搜索一家法国公司的信息,无需多想,便对事态了解了七八分。
戴斯蒙一边用生疏的手法操控着电脑,一边解释道:“肖恩非要和我打赌是你的程序厉害还是瑞贝卡的技术更胜一筹……”
不用想也知道戴斯蒙站在哪一边。
艾登笑了笑,覆上戴斯蒙握着鼠标的手,几下敲击,屏幕上的图像便进入了戴斯蒙所不知道的领域。
“你们需要什么?”他问。
“这家公司的平面图、人员信息、交易记录……总之越多越好。”
艾登微微颔首,随着敲打键盘的动作,大量的信息显现在了屏幕上。
“看起来是一家普通的媒体公司……有恶性收购的历史……阿伯斯泰格,这不是和你们敌对的那家公司?”
戴斯蒙也看到了那个标志,耸耸肩:“他们怀疑这家媒体公司和圣殿骑士有什么交易,正打算潜入调查。”他微微挺直腰杆,指着屏幕说道:“你把查到的发到这个地址就行了,到时候瑞贝卡会整理……对了,顺便给肖恩一个惊喜吧。”
艾登轻笑了一声:“只要惊喜?”
戴斯蒙沉吟了会:“随你吧。”

黑客专注于电脑的模样总是要比在床上更加诱人,艾登熟门熟路地将信息打包发到了刺客组织,指尖还未离开键盘,一只突来的手扯着他的衣领将他带入了一个深吻之中,许久未与刺客活动有联系的戴斯蒙带着令人着迷的清新气息。
呼吸渐渐粗重。
艾登轻咬着戴斯蒙的嘴唇,嗓音有些低哑:“……知道谁更厉害了吗?”
“是是是,制作程序的人最厉害。”
戴斯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掐了一把对方的腰,后者忽的一顿,舔了舔唇瓣从刺客身上撤了下来。
“今天不行。”
“什么?”
“艾登?”
戴斯蒙张了张嘴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艾登已经折身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良久,这位身经百战的刺客才从刚刚被男朋友拒绝的打击下反应过来。
不,这不正常。
望着紧闭的房门,戴斯蒙·迈尔决定重新捡起那些被自己闲置的刺客技能。


爱德华·詹姆斯·肯威来到楼下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一幕——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攀附在自己后代所居住的公寓窗户上,正试图透过窗帘察看屋内的情形——作为一个优秀的海盗刺客,他想也没想就捡起一块石头砸在了那个黑影身上。
只听到一声短促的惨叫,黑影从窗边掉了下来。
“走,孙子,去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对我们的后代下手。”
阴影下,一个更为高大的身影应声走了出来。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大半夜不睡觉趴在窗户边上的原因?”
在见证这位前海盗先祖毫不手软地点了咖啡厅里最昂贵饮品的行径后,戴斯蒙艰难地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两位先祖情史的践行者,戴斯蒙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向别人咨询感情的一天。
爱德华一面自作主张地替康纳点了餐,一面轻描淡写地说道:“这还不简单,你们俩又不是小姑娘,直接去问不就得了。”
“……”
“……”
如果能问他早就问了。
戴斯蒙头痛地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侧的康纳,后者给了他一个“这就是我爷爷”的关爱眼神。
爱德华好似看破了戴斯蒙的小心思,隔着桌子狠狠地拍了把他的肩膀:“别担心,这种事情就交给你德华爷爷吧。”
康纳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爱德华轻哼了一声:“说起来,孙子,你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至今单身的康纳脸一黑,再也没有了小动作。

按照爱德华的指示,戴斯蒙在艾登把自己锁进房间后偷溜到昨晚他们相遇的地点。
望着那扇被窗帘遮盖的窗户,戴斯蒙觉得自己的后脖颈隐隐作痛,这位先祖下手还真狠啊。
爱德华指了指那扇窗户,勒令道:“爬上去。”
戴斯蒙脚步一顿,心情复杂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先祖,这不就是他昨天想出来的办法吗?
后者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你昨天看了那么久看到了什么吗?”
戴斯蒙:“……没有。”
爱德华:“那你还记得我们是做什么的吗?”
戴斯蒙:“……刺客?”

终于,戴斯蒙·迈尔斯想起了那些年被鹰眼支配的恐惧。
怀着这样使用刺客技能是否对得起先辈们的愧疚感,戴斯蒙和爱德华双双趴在窗户边上偷窥着屋内的情形。
在鹰眼的加持下,两位刺客看见一个人影趴在地上,上下起伏着。
爱德华还是第一次用鹰眼看见这样的场景,怔了怔,问道:“你男朋友在做什么?”
戴斯蒙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正思索着,一个突兀的声音横插了进来。
“他会不会在做俯卧撑?”
两位刺客同时向一旁看去,看见了康纳。

忍着三道灼热的视线做完第二组俯卧撑后,艾登终于黑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窗外的三个人是谁——连打开监视器的功夫都省了。
那些圣殿骑士究竟是怎么做到完美无视这些视线的?这两个破组织迟早要完。
踌躇了会,艾登决定还是去拯救一把自己男朋友的智商。
随着微不可闻的动静,艾登打开了窗户,然而窗外却空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了。
步入中年的黑客头痛似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些刺客,跑得倒是挺快。

跑过几条街,三位刺客心照不宣地在咖啡厅门口再次相遇。
点了几杯昂贵的饮料压惊后,爱德华禁不住连连感叹“你男朋友还挺敏锐的”“不如让他也加入我们吧”“我看这小子挺有天赋的”“就是体力不太行啊”“得训练训练”……。
戴斯蒙仍沉浸在那句“俯卧撑”带来的震惊之中,来到芝加哥以后,戴斯蒙身上的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说来也是,他们不过是一堆数据,哪有生老病死之说。
康纳善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随便猜的。”
“人嘛,想开点就好了,回去告诉你男朋友别那么在意这些小事,年纪大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爷爷……”
说起来——
戴斯蒙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两位先祖:“你们这次到芝加哥是来做什么?”上次那个糟心的父亲节活动应该不了了之了才对。
经他一提,爱德华才恍悟似的惊呼了一声。
康纳说道:“我们是来把猫带回去的。”
听到“猫”这个词,戴斯蒙面色一僵:“上次那两只黑猫?”
“对。”
爱德华有些尴尬地揉了揉他那头乱糟糟的黄毛。
康纳补充道:“那两只猫是巴耶克先祖那里的神灵,”顿了顿,他瞥了一眼自己的爷爷,“他非要偷过来自己用,结果惹上了大麻烦。”
戴斯蒙眼角一抽,心道果然不应该跟这些先祖们扯上关系。
“你没有把它们扔掉吧?”
“没有,但是——”
“但是?”
“艾登觉得养猫太麻烦了,所以把它们送到了认识的人那里。”
“……”
“……”




自从收下这两只猫以后,约尔迪就觉得自己身边总是发生什么古怪的事情。
虽然艾登强调这两只猫的来历十分清白,但总觉得——约尔迪看了眼那两只黑猫——那对锐利的瞳孔总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天呐,他一开始为什么要答应给那个黑客养猫?!








1.一黑客见男友家长竟发生这种惨事,男默女泪。
2.再也不能用腹肌勾引男友了,求快速恢复身材的方法,在线等,急。
3.某现代刺客突然抽风打烂电脑显示屏,谎称屏幕上突然冒出一个恐怖人脸。
4.某住户向物业投诉时常于深夜在墙壁上看到古怪人影,物业表示,他们应该是看错了。
5.刺客组织突然向广大女性粉丝发布征婚消息,康asdfghj表示征婚对象不是我。


6.狗哥:腹肌也无法拯救刺客们的智商。(叹气)

评论(8)

热度(131)